13

時代力量丟掉最大的戰場

【2018.01.10/新聞大聯盟專論】

文◎黃湘子

時代力量在寒風夜雨中靜坐58小時,先是遭到台北市長柯文哲下令北市警清場,隨即在朝野協商破局之後,完全退出立法院臨時會的勞基法再修法,有人說,時代力量退出議場等於退出戰場,事情是這樣嗎?

時代力量是一個依靠所謂「空氣票」而崛起的政黨,它本來就沒有基層組織,沒有民進黨的禮讓,黃國昌、林昶佐與洪慈庸是不可能有機會進入國會。但是在成立黨團之後,有了政黨補助金,這是發展黨組織的糧草,時代力量有沒有善加利用呢?

有人說,「有」,因為,他在全國某些縣市開始成立地方黨部,也展開耕耘,只是,耕耘的對象是誰?是那些階級、群體?時代力量的黨綱標舉,要與地方的社運、環保等諸多團體,密切合作,不過有沒有開始做、怎麼做、是不是有效果的做,目前還是未知數。

勞基法修法是一個戰場,時代力量要爭取反對蔡政府版勞基法的勞工選票,戰略沒有不對,但是戰術對不對?

他們要求蔡政府把勞基法修得更偏勞工,但是照理論,或實際上也是,勞基法越是保障勞工,等於政府的公權力越大,勞工依賴的是政府,這對左派要發展工人運動或組織,是不利的。而時代力量,正是「中間偏左」的社會自由主義政黨。

相反的,如果勞基法是偏向資方,雖然對勞工比較不利,但更有立場去組織工會,並對抗資方與政府。

台灣沒有夠份量的左派政黨,連工運也不發達,一是勞工自主意識不夠抬頭,這與民族性也有關係。

二是台灣的資本家並不笨,懂得勞方要什麼,當單一的勞資對立事件發生,資方若不是給予金錢或物質上的補償,就是透過滲透來分化勞方,瓦解抗爭活動。

其三是政府為了避免抗爭擴大,衍生更大規模的社會衝突,會很快介入,而政府介入,不僅勞方期待,資方也贊成,所以工運不容易有茁壯的空間。

時代力量應該讓勞基法偏向資方,他們才有足夠的理由,到台灣各個企業、工廠、勞動場所宣揚勞工意識,鼓勵勞工組織工會,為自己爭取必要的權利。

更積極一點,就是實質協助勞方自組工會,從章程擬定、聯絡勞工、開會討論、選舉工會領袖,以及指導工會何時發動抗爭、如何抗爭,衝突、妥協的中線與前線分別在哪,時代力量可以參與其中,只要不過度介入。

如此,這些工會與勞工,必定成為時代力量最堅強的鐵衛隊。他們改革的對象是資方,其次是政府;只要工會強大,資方就容易妥協,即使政府也不會忽視工會。

本來,台灣各行業差異性就很大,不可能一部法律放諸四海皆準,唯有各個行業不論大小都有工會與勞方團體,才是保障自己權益的最大憑恃。

看看時代力量的立委們,有的西裝皮鞋,有的洋裝高跟,且多是在資產階級的家庭中長大,他們會用什麼眼光來看勞工,乃至最低層的勞工,答案應該不言自明。

時代力量放棄的是這一塊最大的戰場,過去少有人做,現在也沒什麼政黨在做,這是發展黨組織的好機會。但他們似乎只想在國會曝光,寧可在總統府前禁食淋雨,或許悲壯,但是比起走入鐵皮屋、廢墟工廠、滿地油漬的餐廳廚房,與那些滿臉烏黑、身體骯髒、雙手已經幹到粗糙的人,席地而坐討論如何向老闆爭取調薪、休假與輪班,何者更有意義?

政治其實很簡單,卻很繁瑣,更耗時間,你要什麼人的選票,就要去接觸他、親近他、關懷他,然後解決他的問題,台灣勞工不需要你幫他賺錢,他們需要的是有人教他什麼時候可以向老闆說「不」,怎樣才能賺更多錢,以及怎樣賺錢最有效率。

時代力量想透過修法爭取勞工選票,如果票是這樣來的,今天也不會輪到時代力量來做了。

5
4

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