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

因緣際會到台灣 永遠的大阿哥游天龍英雄形象深植人心

[ 游天龍簡歷 ]
從影電影電視年資約55年,曾參加演出、主演、武術指導、導演、製片工作;從入行拍黑白電影<粵語片>開始到邵氏公司成立拍彩色電影至今共參予電影工作應有3~4佰部…港臺電視作品近2000集… 

[ 個人小傳 ]
游天龍在觀眾心中是「永遠的大阿哥」。無論歲月如何聲聲催,他在觀眾心中的親民印象,就像烙印一樣,經時間的迴廊,永遠留在人們的記憶匣子裡。

游天龍在香港長大,從小喜歡看戲,從而迷戀武俠功夫的世界。14歲那年,看到香港粵語片時代「龍虎武師」前輩關正良一則小小的招生訊息,觸動了他想學武的決心。怕家人不允,背著書包假裝去上學,卻偷偷跑去跟關正良學拳腳、刀槍等功夫。家人每天看他背著書包出門,背著書包回家,未察覺有異。一週後學校通知家裡,才知道他沒有去上課。迫不得已,他向家人表明心意,家人只好同意他的抉擇。

游天龍在黑白電影時代,先是跟隨關正良在香港邵氏公司做武師。1967年正值台灣推廣電影文化的時代,師傅關正良與台灣獨立製片合作,他在那年雙十節到來之前,和師兄弟4人,帶了電影道具來台灣拍戲,一行人從尖沙咀碼頭上船,坐了兩天一夜的船,在黃昏餘霞照耀下,來到美麗的基隆港,18歲的少年郎永遠記得他在基隆港落地的感受,一直到今天他對基隆港還存有濃得化不開的情感。

和關正良拍了「天王劍」、「金刀情俠」、「血戰八大盜」三部戲,游天龍已升格做了武術指導的助理,剛好聯邦電影公司拍攝的「龍門客棧」上映後,造成大轟動,台灣需要大量武術指導,於是他在台灣留了下來。

游天龍受聘替聯邦公司做武術指導,其中與郭南宏導演合作最多,除了郭導演的「一代劍王」;郭南宏自組公司導演的「童子功」及郭南宏任製片的電影「五鬼奪魂」、「史艷文」等戲他都做武術指導工作。王羽剛拍完「獨臂刀」紅得發紫回到台灣,為聯邦公司導演兼演出男主角的「黑白道」,也找他做武術指導。王羽離開聯邦的戲,他也幫忙。

游天龍的外型出眾,聯邦公司如日東昇的全盛時期,身高178公分的游天龍,不但做武術指導工作,還被丁善璽導演提拔演出「父子登科」電影中田野的兒子呢。

在台灣娛樂圈竄至幕前,純屬意外

當時是個武俠電影、武俠電視劇相繼萌芽的年代,尤其在李小龍打進全世界電影市場後,整個娛樂圈努力搜尋「武林高手」,造就了譚道良、劉忠良等人,嚴格算起來會功夫的他,也在那個武俠風潮風起雲湧的年代,從幕後走向幕前,所以他的運勢,完全是時勢造英雄。游天龍說,他當時滿口廣東腔,除了身高特別高大、又會一點武打功夫外,實在沒有想到要發展幕前這個區塊。

游天龍學得一身武功,就是等待一個表演舞台。當年,華視公司拍攝的「保鑣」接連創下高收視率,打得友台鼻青臉腫。台視公司也快馬加鞭,緊急動員人力開拍「聖劍千秋」,高價聘請高知名度的李麗華演出。製作人趙玉崗臨時需要一名武術指導,透過兩個貴人─即申江,以及和申江很熟的任寶玲輾轉介紹,找到了游天龍。

1975年是游天龍轉運的年代,他原來只是擔任武術指導的工作,兼出任李麗華的替身,同時兼在現場教剛出道的司馬玉嬌耍刀劍的架勢等幕後工作。

戲拍了7集後,劇情需要李麗華有個功夫高強的師弟,這名武藝高強的師弟要帶著「聖劍」從深山的山洞竄出飛越對面的山頭,用來對抗大反派田文仲的魔劍。角色不重不輕,但還挺重要的。本來要吊鋼絲,但因受限於場地,改用極快速小跑步出場,用以慢動作剪接,落地後要做翻滾動作。臨時找會功夫的演員很困難,劇組腦筋動到游天龍的身上。改變游天龍命運的貴人是製作人趙玉崗。趙製作人說:「指導,你來演出吧!」,從此他的命運360度大轉彎。

游天龍被點名演出,有點錯愕。他想,怎麼可能?他一開口,觀眾一定笑翻了。

趙製作人想了想就和他商量說:「你就演啞巴吧!」沒有想到他的表演竟使收視率衝上第一名。這場戲在烏山頭出外景拍攝,原來晴空萬里的天氣,突然烏雲遮天,雷聲隆隆,大家忙著找地方躲雨;有人忙著打電話、有人忙著聽收音機的訊息,這才知道天候異象是一代巨人蔣公走了。

游天龍怎麼也沒有想到自己命運,面臨悲喜交加的一刻。收視率搶了個第一,意味著他是台視的福將,在觀眾的要求下,他被要求開口說話,因此劇情中特意描寫他小時候在深山中目睹父母被殺、兇嫌縱火,驚嚇過度不會說話。當他出山看到火時,才恢復說話的能力,他只要說個「火」字,就可以了。可是,當游天龍帶著廣東國語腔調的「火」字才出口,果然全場笑翻。趙石堯導播說:「你還是繼續演啞巴吧!」,趙玉崗製作人則說:「不行,這是觀眾要求的!一定要說話。怎麼辦呢?編劇只好把他的對白一再精簡。

電視台一向收視率掛帥,「聖劍千秋」拍了不久,台視的「金玉盟」找上他演出,他有了第二次演電視劇的機會,還是有台詞,但比起其他演員,他實在話不多,為了演出即將繼承皇位乾隆的前身─「大阿哥」,他邊拍邊學國語,曹健等外省掛的演員都做過他的國語正音老師。

大阿哥是個性格演員的角色,他深入俗世了解民間的疾苦,因此受到歡迎。「金玉盟」」原安排主角是格格夏玲玲與安公子楊洋配戲,戲播出了10集,觀眾沒有特別的反應,才臨時想到找收視率「冠軍王」的游天龍,飾演大阿哥搭配夏玲玲,與楊洋形成三角關係,果然收視率大大提升。同時使得游天龍與夏玲玲,皆紅極一時,當時新聞局規定一部電視劇只能拍60集,但卻一拍70幾集,在新聞局三申五令不能再拍的情況下,才收手。

在欲罷不能的情況下,「金玉盟」改名成「金玉緣」,內容換湯不換藥,遊走在當時法令邊緣。前後兩劇一共拍了100多集戲,在當時也是轟動一時的盛事。隔沒多久台視乘勝追擊又為他和夏玲玲開拍了一檔「荔鏡緣」。因為「大阿哥」如此受歡迎,因此大阿哥的戲也拍了兩檔戲,大阿哥也成了他的另一個名字,並把他推向香港市場。

從此游天龍也在電影與電視之間遊走,更和台視有了長達十年的合作關係。游天龍出任電影主角的第一部戲,是香港自由總會黃也白投資的「七煞街」等一口氣拍了3部戲。游天龍很有生意頭腦,他看中了海外市場對武俠電影的渴求,開始投資電影,並且演而優則導,與編劇申江合資拍攝武俠片,並找當時任自由總會主席的黃也白擔任製片,在1978年拍了第一部武俠片「神鷹飛燕蝴蝶掌」,小賺一筆錢。

香港佳視電視台成立,派員來台灣考察,發現他這個「香港仔」在台灣發展得很好,問他想不想回香港拍戲,佳視找了剛留美學電影返港的徐克執導電視劇,游天龍得以返回香港,在徐克踏出第一步時結緣,參與拍了徐克生平第一部的電視劇「邊城浪子」的演出。

因為到香港拍戲,發展了香港市場這一塊領域,亞視也找上他接連拍了「滿清十三皇朝」與「狂俠天嬌魔女」兩檔電視劇。為了兼顧台灣市場,他成了空中飛人,在港台間飛竄。

因為在電視的表現掌聲不絕,他留在台視10年,直到台視要再次續約時,他離開了電視台。在當時電視不用友台演員的默契下,他又再次回去執導電影。這黃金的10年,他拍了1000多集電視;參與的電影也有200部之多。

因為拍戲的關係,游天龍和武俠小說作家古龍、金庸都很好,他從小是金庸迷,金庸的小說,游天龍把它當寶貝收藏。當金庸的「書劍恩仇錄」在香港被拍成電視劇後,由鄭少秋主演,大受歡迎,游天龍立刻想到拍台灣版的「書劍恩仇錄」,他得到金庸的信任,把台灣第一部電視劇拍攝權交給他(台灣劇名「書劍江山」),製作、導演及主演,他和鄭少秋一樣,在戲中也是一人飾兩角。

游天龍的運勢一路長紅,沒多久古龍的「小李飛刀」也授權給他,讓他擔任製作人、導演及演出。那段時間為了改劇本,他常陪古龍喝酒,看到古龍大口喝酒的樣子,真把他嚇壞了。

古龍的小說被香港導演楚原看上後,從電影紅到電視,他的「楚留香」跟著就竄進台灣,大街小巷人人搶著收看鄭少秋主演的「楚留香」;「無花和尚」關聰也跟著紅到台灣來。另名製作人周遊製作,孟飛、潘迎紫主演的「神鵰俠侶」,也造成收視高潮。

游天龍和後來到台灣發展的關聰,孟飛成了莫逆之交。這一波武俠功夫熱,造成的電視盛景,近幾年電視已經很少出現了。

和台灣緣深,來台灣3年後,他到南部出外景在餐廰用餐時,看中一位小妹,從此天天到餐廳探視。這是他的第一段婚姻,維持了7年。後來因為游天龍實在太紅了,桃花上身,兩人無言結束這段婚姻。

1988年游天龍因為替錄影帶傳播公司規劃拍攝錄影帶事宜,認識了剛從育達商職畢業在錄影帶店上班的女孩,這是他第二度婚姻。游天龍回憶兩段情,提起前後任妻子各生了兩個兒子的往事。他覺得他的兩任妻子都是很好的女人,兩段婚姻都讓他感念。尤其年歲越大,更讓他包容、了解真愛不是佔有對方;要多想對方的優點…等等。

離開電視台後,他動念想做生意。1985年游天龍想到做港式飲茶的生意,在民生東路(現在的中原街)開了家龍少爺港式飲茶。他說:茶樓裝潢的古色古香、氣勢十足。但光是內場香港師傅的錢,一個月就要付30萬元,還不包括外場的支出,還有昂貴的裝潢費用。一個月收入百萬元,才能賺到錢。「龍少爺」怎麼算、怎麼賠。最後以賠300萬元收場。

3年後,他縮小預算在三重開火鍋店,結果賠了100多萬元。後來朋友開酒廊,他認了一股幾十萬元。結果朋友簽了一堆帳單。讓他看帳看到怕。他說:打死,我也不會再開酒廊。這些經驗讓他學到做生意原來是有學問的。

游天龍從小愛打抱不平。他說,那是因為他是金庸的小說迷,受到金庸小說中的正氣,影響了他的性格;他大手筆做生意,也或許是大阿哥的豪放性格,多多少少進入他的身體,使他不知不覺和大阿哥一樣豪邁。

游天龍於1949年出生於在廈門<思明戲院>後面巷出生<思東橫巷>,他的父親劉漢生在馬來西亞山打根出生,他的原生家庭家世很好,祖母是馬來西亞拿督的女兒,爺爺是清朝時代的狀元兼監斬官。由於爺爺的身份特殊,國父革命成功後,有一段時間,任教職的母親王碧玉擔心外人會對她的家人投以異樣的眼光,從不主動提及爺爺的職業。

抗戰時期爺爺傾其所有到廈門置產投資。父親當時則已搬遷至香港居住,在蔣中正先生的「十萬青年、十萬軍」號召下,滿腔熱血的回到大陸投入抗戰,原以為抗戰勝利就安定了。沒有想到大陸山河變色,萬貫家財在一夕之間,化為烏有。家裡所有存在銀行的錢,所有土地房產等等一夕之間全部人間蒸發。

由於父親的僑生身份,才得以申請至馬來西亞處理財產,才能離開大陸,他們家人分三批離開大陸。

父親到了香港,沒有錢回南洋求金援,為了生計,只能屈就在柴灣的海邊鋸木廠做工人,寄錢回大陸扶養游天龍等7個兄弟。

1957年游媽媽以依親名義帶了4個小孩到香港。那年游天龍大約6歲;再不久外婆以年老無法照顧小孩為由,帶了3個小孩來港依親。他們在香港租住在柴灣的貧民區─成龍拍「警察故事」電影中常常看到的層層疊疊的木頭房子。每每遇到颱風橫掃香港,或是大雨來襲時,還得抱著水桶睡覺,這一切和他原生家庭名人的後代的生活差距很大。尤其風球高掛的颱風夜,張牙舞爪的強風,有時會豪不留情的連屋頂都會掀掉。

是什麼風,把他吹到台灣的啊?他說,是台灣人把他留下來的。

誰是在擺動命運的一雙手?他說:他相信一切都是命運。

曾是台視福星的游天龍,希望有機會再回台視導戲。

談到李安的武俠電影「臥虎藏龍」打通國際市場,游天龍也想有個好機會。他說:「我拍了很多小成本的功夫電影都賺了錢,我也在等待一個再起的機會。」

李九春專訪於2018年4月

8
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