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

中國在南海再掀新爭議 越南菲律賓束手無策

德國之聲中文網報導,在過去數星期裡,南中國海周邊國家、尤其是中越兩國之間的主權爭議明顯增加。數月來,中國在南海問題上更強硬,而其他周邊國家沒有多少應對辦法。在越南國內,呼籲起訴中國的聲音增加。不過專家指出,茲事體大,要考慮關鍵的經濟和內政因素。

10月9日,越共總書記阮富仲在越共中央委員會第11次全體會議上表示,必須分析南中國海局勢,讓國家能夠適應可能的挑戰。在通常措辭謹慎的越共,這是再明確不過的表態。

中方延續了數月的挑釁是這一表態的導火線。其一,在海警船護衛下,中國遠洋勘探船「海洋地質8」數星期來在越南專屬經濟區游弋。其二,中國深海鑽井「海洋石油982」正被拖往南中國海有爭議水域。2014年,另一個中國深海鑽井的營運,曾導致兩國海警部隊之間的激烈衝突和越南國內的騷亂,影響到多家外國企業,並有4名中國公民被打死。

南海是全球貿易的一個樞紐,不僅是從波斯灣運往中國、日本、韓國的原油,而且,這些國家銷往非洲和歐洲的大部分貨物,也經由該海域。對周邊國家,尤其是對菲律賓和越南而言,中國的作為危及它們的能源安全。為滿足人口增長和經濟開發的需要,這兩個國家依賴本國沿海海域的油氣資源。

過去數年,中國尤其加強了在相關海域的建設活動。中國已將那裡的7座岩礁和沙灘擴建為擁有港口、飛機跑道的軍事基地。中國此舉有違於聯合國海洋法公約(UNCLOS),並且,中方的主權聲索缺乏歷史依據,海牙常設仲裁法庭2016年證實了這一點。然而,相關島嶼的擴建活動繼續進行。據稱,至2018年,反艦導彈和遠程地空導彈也已運抵。

英國智庫皇家國際事務研究所(Chatham House Hayton)東南亞事務專家海頓(Bill Hayton)證實,數月來,相關衝突明顯進入了一個新階段。海頓在接受德國之聲採訪時指出,中方增加了其漁船隊和海警隊的活動,以阻止其它沿岸國家捕魚、開採油氣,並使自己能在其它國家的主權海域從事勘探。

海頓指出,如此規模的行動之所以可能是因為人工島嶼的海港可用於補給,這些島嶼對中國具有決定性意義,使它能將其軍事影響力一直延伸致南中國海的最南端。

周邊諸國並無多少可與中國相抗衡的選項。新近的衝突表明,經由外交談判促使中國合作並不成功。多年來,東南亞國家聯盟分歧嚴重,不能成為抗衡北京的力量。軍事上,東盟國家不是大規模擴充軍備多年的中國的對手。

因此,今年8月,多名越南專家在河內的一次會議上主張,在國際法院起訴中國。南海問題專家黃越(Hoang Viet)在自由亞洲電台上表示,大多數與會者一致認為,越南必須改變其外交政策,必須深化與美國的關係,擺脫中國的影響。多數專家相信,在國際法上,越南有理。

英國專家海頓也認為,為多少能抗衡中國,起訴是最有效的工具,中國使越南別無選擇,這一論點具有說服力。有人提醒說,2016年,海牙仲裁法院裁定菲律賓的訴訟幾乎在所有各點上都成立,最終卻未起什麼作用。海頓對這一質疑不以為然。他指出,出現這一情況的原因在於杜特蒂領導的菲律賓現政府:責任在政府,未利用這一千載難逢的機會。他指出,菲律賓新當選政府不是著力落實該項裁決,而是一味走親中路線。

不過,談及訴訟,海頓也表示了某種保留態度。他指出,對越南來說,這樣的決定會有嚴重後果,會使中越關係破裂。他稱,茲事體大,因為,中國不僅是一個重要貿易夥伴,而且,也是越南共產黨的一個意識形態盟友。

另一個問題可能具有內政因素。2014年的反華浪潮在多個省迅速轉變為針對工作條件和越南政治體制的示威。海頓指出,若允許抗議中國,而抗議行動演變成反共示威,則將是越共的噩夢。所以,他相信,起訴中國的時機或許尚未成熟。

42
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