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

戰略專家:中國軍力全球化開始挑戰美國

【2018.02.14/新聞大聯盟報導】英媒報導,國際戰略研究所(International Institute for Strategic Studies,IISS)倫敦的專家表示,中國現在逐漸取代俄羅斯,成為美國制定武裝力量標凖的指標,特別是在中國致力追求現代化的空軍和海軍方面。在歐洲,美軍仍然根據俄羅斯的實力來制定威脅的標凖。

自1959年起,IISS 每年都會公布《軍事平衡》,這是一份評估各國軍事能力及國防開支的年度報告。

中國解放軍經歷了一段時間的改革,現在已經達到或非常接近一個重要水平,讓中國成為美國的同行對手。國際戰略研究所之後也會發佈新一年的《軍事平衡》。

中國的發展與技術能力令人矚目,從超遠程常規彈道導彈至「第五代戰鬥機」,以及去年中國首艘055型大型導彈驅逐艦下水,這種能力會讓任何北約海軍停下來思量一下。

中國正建造第二艘國產航母,並完善其軍事指揮架構,由真正的聯合總部去統籌各個部門。在火炮、空中防衛、地面作戰等方面,中國均有一些武器超越美軍在這些領域的有效配置。

1990年代末,中國開始從俄羅斯引入大量先進技術,中國海軍大舉投資建造船艦和潛艇。在空中,中國新的J-20單座位戰機已經服役。貿易上,這被稱為「第五代戰鬥機」,意思它包含隱形技術、超音速飛行速度和高度綜合電子設備。

國際戰略研究所專家對此抱懷疑態度,他們認為中國空軍「仍需要發展適合的策略去操控可偵測性較低的戰機,並制定出一套規則,去混合第五代以及第四代的戰機」。

「中國有明顯進步,」專家們說:「你可以在這些戰機中加入空對空導彈,這些導彈能媲美西方產品的質量。」

本年度的《軍事平衡》,花了足足一個章節,去講述中國和俄羅斯的空中發射武器,專家們認為這是對西方霸主地位的重要考驗。

美國和盟友在冷戰末期起開展的多次空中戰役中,損失戰機的數量十分少,但國際戰略研究所認為,其盟主地位或逐漸被挑戰。舉例說,中國正在研製一種非常遠程的空對空導彈,目標針對加油機、或是指揮控制機,這些戰機在空戰中是重要但脆弱的一部分。

《軍事平衡》作者提出,到2020年,中國的空對空導彈技術,「將極可能迫使美國及其地區盟友,不單要重新審視其戰術、技術及程序,亦要審視它們空中作戰研究計劃的方向」。

國際戰略研究所認為,相對地,中國軍隊的地面軍隊現代化進程稍為落後,目前僅約半設備可以在現代戰鬥中使用。但這方面同樣有所進展,中國設下2020年的目標,希望達至「機械化」和「訊息化」。中國所指的「訊息化」具體內容是什麼,至今仍然不太清楚,但訊息在戰事中愈趨重要,中國正在觀察,並在個別例子中嘗試應用。

中國許多新型武器系統都是度身訂造,因為它有一個明確的戰略目標,務求在爆發衝突時,可以把美國軍力推得愈遠愈好,最好遠至太平洋深處。這種軍事策略稱作「反介入區域阻絶」(anti-access area denial,A2AD)。這解釋了為何中國專注於發展遠程空軍海軍系統,因為這可以威脅美國海軍航母戰鬥群。

中國已經加入成為「軍事超級聯賽」的參賽隊伍,但中國在國際軍事影響力並不止於此。中國正在推行一項野心勃勃的軍事出口策略,一般而言,中國樂意出售先進技術,要不一些國家本身沒有這種技術,要不擁有這些技術的國家,只願售予盟友而把其他國家拒諸門外。

軍用無人機市場是一個例子,這是一種發展迅速的技術,但同時令和平與戰爭的界線變得含糊不清。美國做為這個領域的領導者,大多拒絶出售精密的軍事無人機,僅把有限的數量,出口予英國等親密的北約盟友。法國亦正在使用美國提供的收割者無人機(又名死神無人機),並計劃把無人機軍事化。

美國軍方停用中國大疆無人機,中國則不受此限,在軍事展覽中,中國企業展示出無數令人驚嘆、可配備彈藥的軍用無人機。《軍事平衡》稱,中國向多個國家出售軍用無人機,包括埃及、尼日利亞、巴基斯坦、沙特阿拉伯、阿聯酋、緬甸等。

美國不願意銷售技術,結果為中國開闢了市場,可說是美國始料不及。毫無疑問,這種武器愈來愈普遍,許多國家原本或用民用無人機作情報收集用途,現在也會積極探索無人機軍事化的可能性。

美國等西方軍備出口商視中國為日益漸長的商業威脅,過去十年,中國早已在市場佔據重要席位,提供高品質的軍備,軍用無人機則是一個例證,顯示中國願意進入一些被西方製造商及政府視為過份敏感的市場領域。

IISS的專家說,中國在這些交易中近乎完勝,買家可以用50%價錢,從中國軍廠中買入75%的西方現有技術,在商業角度來說十分划算。

中國地面戰相關出口則沒有那麼令人讚嘆,他們仍要與俄羅斯、烏克蘭等爭奪客戶,但2014年烏克蘭因無法凖時向泰國交付坦克車,結果泰國向中國買入VT4主戰坦克,去年,泰國希望再向中國買更多軍備。

國際戰略研究所專家還表示,中國亦會為個別市場研製度身訂造的武器,例如會向非洲國家提供重量較輕的新型坦克,以應付當地的道路和設施,其他國家所推銷的重型坦克,大多難以適應該區的環境。

中國在精密武器出口上擔當愈趨重要的角色,令許多國家感到憂慮,這種憂慮不限於中國的近鄰。西方空軍享受了三十多年的霸主地位,但中國現在能夠提供武器,實行「反介入」策略,其他國家很容易跟隨。

一個西方歐洲國家或許不會與中國爆發衝突,但其他人或國家,或會使用中國制精密武器系統,其中一名國際戰略研究所專家說:「你原本以為,介入海外事務或許是進入低風險環境,這個想法或許要再作評估。」

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