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

美國大選 德國押寶拜登

川普執掌白宮4年,德國與美國的關係受到了嚴重損害。因此,德國各界普遍希望民主黨候選人拜登能夠勝選。但是,這位當年歐巴馬麾下的副總統,真的能夠拯救一地雞毛的德美關係嗎?

德國之聲中文網報導,德美關係究竟是何時跌入谷底的?德國執政黨基民盟籍聯邦議員、德國政府跨大西洋關係協調員拜爾(Beyer)認為,谷底毫無疑問出現在2018年8月,川普總統當時將歐洲稱為「敵人」,這種言論明顯越界,誰都不應該這麼說,美國總統更不應該。

拜爾認為,川普當時的言論,暴露了他對歐洲、德國、以及默克爾總理的真實想法。此外,美國在從德國撤軍等諸多重大議題上,也不再與歐洲盟友事先商量。 「我們原本已經習慣了事事都先行溝通。可是撤軍的事情,我們德國是從《華爾街日報》的文章中獲知的。」

同樣疏遠的,還有川普和梅克爾的個人關係。房地產大亨出身的川普幾乎口無遮攔,物理學家出身的梅克爾謹言慎行。在政治立場上,兩人更是南轅北轍:不論是氣候保護、還是全球貿易、難民政策、疫情管控,川普與梅克爾之間都有著巨大的分歧。因此,大多數德國政界人士今年都期盼川普輸掉大選。

德國普通民眾也有著相似的態度。根據民調機構Civey的調研,只有13%的德國人希望特朗普連任,其中相當大一部分是右翼民粹政黨德國選項黨(AfD)的支持者。曾經在雷根、老布希、克林頓執掌白宮時期擔任德國總理府顧問的金德勒(Johannes Kindler),可以說是經歷了德美關係的黃金年代。退休多年的他,依然和當年認識的不少美國人保持著不錯的私人友誼。他對德國之聲表示,「每一個理智的人都會期盼拜登勝選。」金德勒說,儘管兩國政治關係的惡化似乎沒有下限,但是德美民間的友誼要好得多。

現任德國政府跨大西洋關係協調員拜爾卻擔心,德美關係受損的不只是高層政治的外表,而是已經傷及了根基。「畢竟,世界格局已經發生了重大變化,而我們卻似乎一直不願正視,因為這太麻煩。過去幾十年間,我們在美國保護傘下過著優渥的生活,但如今不再能這麼做了。」拜爾認為,拜登當選總統固然可以改善德美關係,但是他同樣也會要求德國人自己承擔更多的責任。拜登對德國人提出的要求不會比川普少。

德國聯邦議員、綠黨黨團歐洲政策事務發言人布蘭特納也持相似觀點。她呼籲,德國應當在歐洲層面上確立自己的外交政策,必須突出歐洲的共同性,從而確保歐洲能夠具備行動能力。「即便民主黨的拜登當選,我們歐洲人今後也要承擔起更多的自我責任。如果川普連任,則更是如此。」

在氣候保護議題上,布蘭特納則明顯傾向拜登。她對德國之聲說:「我真的希望,一旦拜登勝選,《巴黎氣候協定》能夠重新得到強化。也許歐美雙方還能達成綠色協議,共同為減排技術、制訂統一標准進行投資。」

55
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