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2

高雄人罷韓 既有今日何必當初

罷免韓國瑜的連署行動,速度快得驚人,門檻近23萬人,還不到法定期限兩個月的一半,就已經達標,罷韓團體再把標準提升到30萬、40萬、50萬,也都沒有太多難度,現在是直逼罷免門檻的57萬人。

罷韓行動之所以如此迅速,不是來自於罷韓團體的能量,這是一場高雄市民的全民運動,政治風潮最怕的就是變成「運動」。2018年選舉,高雄市民把韓國瑜抬上市長寶座,沒多久就發現這個新市長,卻是無三小路用,此時他們要創造台灣選舉史上,第一次罷免行動。

許多高雄市民認為,韓國瑜是剛選上市長不久,就要選總統,根本是無心於市政,所以要罷免他。這其實不符合邏輯,如果韓國瑜真的是一位幹才,沒有人會反對他直攻總統,如果他能迅速做到「發大財」的承諾,台灣其他縣市的人民,也會迫不及待他趕快當總統,全民發大財。

關鍵問題不在於韓國瑜「落跑」,即使他當總統,高雄市還是在他的中央政府管轄之下,沒什麼爭議。韓國瑜是因為他的「草包」,特別是在他第一次議會總質詢,對於議員詢問相關市政都是一問三不知,暴露他腦袋空空的窘境,高雄人才想罷免他。

選舉是選賢與能,但很多人投票是跟風,高雄市民也是如此,他們自己種下了禍根,很快就自食惡果,這是當初沒有仔細思考與評比候選人的結果。如今要花2億元先罷免,再補選市長,公帑就這樣飛了。有高雄人這次的前車之鑑,希望台灣人在未來的選舉,都能引以為鑑,「既有今日,何必當初」。

最新消息

105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