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

今立塑膠總經理 謝明輝

【2016.09.10/新聞大聯盟特別企劃】

勇敢創業 翻轉人生的開始

「退伍後工作好多年,累積實戰經驗就是為了一展理想與抱負,趁臺灣經濟起飛,決定放手一搏。」在「臺灣錢淹腳目」的1989年,謝明輝與大哥回到故鄉彰化創業,從一間橡膠小工廠起家,從事EVA發泡、活動鞋墊、EVA中底、組合地墊、多功能中底、射出一體成型和特殊材質發泡等生產,開鍋爐打料、發泡加工、維修機具,甚至送貨當捆工,謝明輝都親力親為、從不喊苦,也為自己鍛造出生產流程與成本管控、業務推廣以及管理等紮實的經營能力。

「產業鏈外移,大廠前腳走,供應廠也得後腳跟。」臺灣製造業在九零年代開始掀起一波產業外移風潮,臺商前仆後繼、一窩蜂跑向大陸;為了公司的存活發展,謝明輝不得不移動臺灣的生產基地。不料,就在1994年決定登陸前夕,被客戶倒帳近700萬,隔年又遇上臺灣鞋廠倒債風,許多製造廠債留臺灣,登陸另闢第二春,讓元氣大傷的謝明輝,下定決心不再隨波逐流,暫緩海外投資腳步。

「大陸市場先機已時不我予,而越南工資成本只有大陸工人的三分之一,非常適合勞力密集型產業,加上有近億人口的內需市場,商機確實可期。」因此1997年在臺灣政府「南向政策」如火如荼展開之際,謝明輝與兄長決定帶著新臺幣3000萬元投資越南,自此步上一條艱辛且孤獨的海外創業之旅。

屢敗屢戰 走出創業低谷

初到越南時,謝明輝帶領6名臺籍幹部,管理200名越南工人,但是越南經濟發展剛開始起步,品管、工安也狀況連連,「半個資本額一下子就燒光了,只能咬牙苦撐。」2000年初期,大哥卻開始面臨事業和家庭間的兩難掙扎,經過審慎思考後,他選擇回臺灣與家人相聚,留下謝明輝獨撐大局。

一肩扛下今立塑膠的經營重任後,謝明輝開始重新為公司塑造市場定位,他認為把臺灣的成功經驗複製到越南,並非明智之舉,因此他積極將初期「亂槍打鳥」的策略,調整為「專攻單一客戶群」,鎖定NIKE等國際品牌進行開發與行銷,並陸續取得多項國際認證,開始大舉招兵買馬,充實公司人力資源,全力衝刺市場,默默耕耘3年後,終於傳出捷報,包括adidas、NIKE、PUMA、ASICS、MIZUNO和SKECHERS等國際品牌大廠都指名今立塑膠代工,一躍成為越南鞋廠單一品牌的最大供應廠。

勤耕必有所成,隔年,天上又掉下來一份驚喜大禮。基於對越戰歷史的補償,美國國會通過給予越南永久最惠國待遇,謝明輝終於盼到雨過天青,越南廠業務從2000年開始蒸蒸日上,每年擴增一倍資本額,不僅填補初期的虧損,也快速累積獲利,讓今立塑膠必須大規模擴廠才能應付爆增的訂單成長;因此謝明輝自2002年開始全面整合上下游供應鏈,從鞋墊、鞋料的生產,跨足到橡膠廠、射出廠;至2015年,公司規模已經躍升為初期的10倍,員工也從當年200位成長到現在的2000位,流動率低且團隊向心力強,成為今立塑膠最堅實的競爭利基。

蛻變升級 力拚下一波高峰

然而,營運步上正軌後不久,適逢越南當初吸引外資的「四免四減半」優惠到期,讓謝明輝很快就必須面對稅務的困擾,公司也進入轉型的陣痛期。因此他積極著手將生產端分工,並導入專業經理人及自動化電腦系統。「因為製鞋產業具備交貨期緊迫、生產條件變化多端、資料數據繁雜等營運特性,E化勢在必行,才能把工廠製程管理資料,即時收集分析,進行管理執行。」

經過大刀闊斧的變革後,有效強化自動化作業流程,也讓公司產生如虎添翼的成長動能,帶動業績持續向上攀升,而此時謝明輝的創業潛意識又開始蠢蠢欲動。越南在2007年起正式加入世界貿易組織(WTO)後,看似處處滿是商機之際,在臺商友人的慫恿邀約下,謝明輝正式跨界投資原物料以及廢料回收。

「越南包裝品、紙品、塑膠品的產量相當大,原料需求也很高,卻大多使用再生原料,因此原物料、廢料回收商機備受期待。」而謝明輝心中也早有提振越南簡陋落後工藝的想法,希望能進口分類後的高質量廢料,提升再生產品品質。只不過,憨厚耿直的他竟再次面臨臺商捲款潛逃的惡運,付出的心血功虧一簣。所幸豁達的他選擇坦然樂觀以對,「人生不是賺到,就是學到,受騙就當花錢買經驗吧!因為禁得起考驗的慘痛教訓是無價的。」

痛定思痛再出發 跨足汽車產業

由於越南汽車產業鏈和自主研發能力較薄弱,因此越南政府對汽車進口長年均採高關稅的保護政策,但在加入WTO後,進口稅率已經從超過80%,逐年降至零關稅,吸引謝明輝再次跨產業投資,除了進口美國汽車外,也積極投入汽車售後服務領域並迅速拓展4S店(Sale、Spare part、Service、Survey),搶盡市場先機。

但就在越南進口車市需求開始激增後,政府驚覺事有蹊蹺,因為越南經濟多仰賴進口,加上出口貿易不平衡,貧富差距愈拉愈大,房價也愈來愈高,讓越南民眾只能望屋興嘆,要求政府打壓汽車進口,讓車市、房市受到莫大衝擊。

因此越南政府開始大幅提高消費稅,並另訂立道路使用稅、掛牌稅,也下達非品牌授權及非代理商不得進口汽車的命令。為了因應汽車政策的大轉彎,已經投入極大心血及資金的謝明輝,只能轉向汽車品牌代理業務。由於生產納智捷(LUXGEN)的臺灣裕隆汽車集團,也代理雷諾、通用(別克、歐寶、凱迪拉克)等國際名車,謝明輝引進銷售管理系統,成為越南平陽省唯一擁有國際汽車品牌代理的服務商。儘管2014年納智捷因為新車款後繼無力,原廠零組件供應率偏低,進而影響售後服務。

經過溝通協調,母廠並未改善,被迫與母廠終止代理,讓謝明輝投入汽車產業3年就賠掉500萬美金。然而塞翁失馬、焉知非福,賓士(Benz)汽車注意到平陽省即將在2020年升格為中央直轄市,亟欲尋找南越平陽省經銷商,而謝明輝因具備經銷納智捷的豐富經驗,又有4S店維修服務當後盾,現成的垂直整合通路,再加上以客為尊的客服經驗,將再度轉戰名品汽車經銷,讓專業服務模式深植越南消費者,即將爭取成為賓士在越南平陽省的經銷商。

東協、TPP加持 越南商機正夯

臺商離鄉背井,常感嘆逐水草而居,有失根的無奈。謝明輝在去年也經歷了一場驚心動魄的暴動。

2014年5月越南發生大規模反華示威,因為大陸在南海設置「海洋石油981」深海油氣田鑽井平臺,越南認為有領海主權爭議,雙方軍艦對峙,但越南民眾卻失控演變為對外資企業的暴力攻擊,而暴動的中心區域正是平陽省。謝明輝當天雖然人在河內洽公,卻因越南人只認漢字,許多臺商工廠被無辜波及。事件平息後,越南政府向臺商致歉,並邀請熟稔臺灣事務的越南臺灣事務委員會秘書長蘇國俊再度回鍋。

跟蘇國俊情同「麻吉」的謝明輝說,越南因為排華暴動,經濟成長幾乎腰斬,引爆外商撤資潮,為了挽救經濟頹勢,越南總理指派蘇國俊專任臺商事務,對臺商打開友善的大門,招納臺商加入越南公共工程招標,並在臺商的建議下,促成首度官方會談合作,引進臺灣技職教育,協助越南臺商永續經營。

今年9月臺越經貿發展論壇在胡志明市登場,臺灣精品6月也落腳河內形象推廣,首屆臺越教育論壇更決議要讓高等教育、技職教育、產學合作三管齊下,助推臺越人才交流。而這些創舉,臺商都扮演關鍵角色,而當時擔任平陽省臺灣商會會長的謝明輝,更是幕後大功臣。

「世界工廠一定會從大陸移轉至其他國家,放眼下一個明日之星,就在東協,而越南更是東協國家經濟成長最快的佼佼者!」謝明輝說,「臺商多已走出越南排華風波的陰影,而臺商在越南至少還有10年的黃金光景,尤其TPP效應加持下,公司將加碼在越南投資。」

早已是東協+6成員國(RCEP)的越南,是第一批12個TPP(跨太平洋經濟夥伴關係協定)國家。TPP條文中訂有「原產地規範」,要求必須有30%~40%原料採購自TPP會員國,才能享受免關稅優惠。

越南最大出口產業為紡織業的服飾與鞋類,而美國則是全球紡織品最大出口市場,在TPP實施後,越南出口到美國的關稅,將可望由目前的30%逐步降至零,不僅能大舉提振越南出口,還可刺激外國資金進入投資。「由於越南將是TPP的最大受惠國,而在越南投資的台商以紡織、鞋業居多,當然可以雨露均霑,搭上經濟成長的特快車。」

培養新二代 建立接班梯隊

臺商南進,卻長期缺乏人才奧援,謝明輝感受最深刻,「培養新臺灣之子,成為國際貿易人才,這是我最大的夢想,而且我會努力讓美夢成真。」

「越南台商目前面臨最嚴峻的困境,就是人才斷層的迫切危機。」謝明輝說,越南台廠超過4000家,晉用的大陸籍幹部超過50000人,「他們一旦翅膀硬了,就會自己開工廠,跟台商競爭,而台商也面臨中階管理人才後繼無力的問題。」

「新移民第二代才是未來的希望。」過去,新臺灣之子總被貼上弱勢標籤,但如今不少新臺灣之子已把弱勢轉化為優勢,新二代一定可以在崛起中的東南亞找到新藍海。謝明輝說,「我有責任義務要帶領臺灣新二代趁早卡位搶先機,為下一代在東協市場發展鋪路。」

目前臺灣僅次於日本、韓國、新加坡,已是越南的第四大投資國,因此,如何讓新二代發揮優勢,成為臺商深耕越南的助力,已是當務之急。謝明輝說,越南教育部高級長官的外甥女正在臺灣留學,對臺灣的師資與教育方式讚譽有加,而臺越雙方教育單位也已經達成共識,未來將鼓勵臺灣的大學到越南開設產學專班,招收當地臺商的臺籍或越籍幹部,並提供到臺灣母公司實習的機會,而臺灣、越南兩地的大學及臺商未來也將進一步加強技職產學合作關係,期能有效結合臺商、臺灣學校與越南學校的資源與力量,為臺商訓練優秀的中階幹部,培養更豐沛的高素質人力資源以符合產業的多元需求。

奠基越南 心向全球

當年謝明輝義無反顧走出臺灣產業環境的舒適圈,勇闖越南創業,是因為看到製造業競爭的興衰關鍵,如今,他又精準感受到越南未來經濟轉型的緊張氛圍。

謝明輝說,由於大陸大力實施稅制改革,以往地方亂開支票的稅收優惠開始面臨清剿,許多大陸廠因此紛紛轉進越南,「臺商若不未雨綢繆,認真思考重新布局,越南很快就會淪為第二個東莞,而鞋業也將成為東莞厚街的『臺商流浪村』,終將被現實淘汰。」

「因此勞力密集製造業未來勢必將往人工紅利的國家發展,包括緬甸、印度與孟加拉。」謝明輝明確地表達,他下一步投資設廠的國家,就是緬甸。除了產業轉移,他也強調轉型升級一定要同時並進。「人口紅利一旦失色,引進自動機器以減少人力配置、改變製程、提高產出效率,必須雙管齊下,才能因應未來產業的發展趨勢。」

到越南設廠打拚邁入第二十年的今天,謝明輝也為公司立下2019年上櫃的目標願景,「我要回臺灣IPO,打亞洲盃。」他認為有實力回臺灣投資及上櫃,可以提振臺商的信心,而臺灣活絡的資本市場將可成為海外臺商最佳的支持,對臺商在臺、越兩地的發展與成長一定會有很大助益。

謝明輝也語重心長地表示,在東協經濟體、TPP、以及大陸「一帶一路」等商機帶動下,越南即將迎向經濟成長的新契機。面對重要的轉型與成長關鍵時刻,臺商應更積極前進東協市場,進而到亞洲資本市場拚搏,與世界競爭。

強化軟實力 讓企業永續不墜

2016年即將接任越南臺商總會總會長的謝明輝說,越南臺商會堪稱世界臺商第一大會,他設廠所在的平陽省,臺商就將近700家,龐大的規模與分工的細膩,讓越南臺商會得以在國際間建立舉足輕重的崇高地位。回首20年屢戰屢敗、屢敗屢戰的創業過程,「我現在最不怕的就是『挑戰』,因為曾經失敗過,就會記取經驗。」謝明輝也給時下年輕人最衷心的建議,「年輕人應該要勇敢創業、多元嘗試,才能累積更厚實的人生經驗;學歷是銅牌、經歷是金牌,態度才是王牌,而創新更是王道。」

在海外打拚多年,謝明輝早已看盡全球產業詭譎驟變以及企業間無情競爭洗牌的生存哲學,「臺灣產業一定要走出去,絕對不能畫地自限,只要有能力,走到哪都是自己的優勢。我始終相信,只要不斷創新、求變,用心厚植人才,必能為企業建立優勢的競爭力,創造永續經營的利基。」

〈資料來源:中華民國青創協會〉

156

62

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