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7

光榮國中老師 鍾昌宏

【新聞大聯盟特別企劃】

下課了,鍾昌宏還不想放過老師,他把所想到的問題,密密麻麻寫在筆記本上交給老師,然後期待老師也密密麻麻透過筆記本回覆他;高中三年,倆人就像在寫交換筆記。「他的課好有趣!」鍾昌宏回想,就是高中生物老師吳志仁給予學生充分的學習空間以及知識啟發,無形中點燃了他也想成為生物老師的夢想。

「有趣」,是鍾昌宏對這股迷人的影響力的解讀;當然,帶領年輕鍾昌宏走向教育之路的關鍵,還有個不正經版本,「有個學姊很可愛啊,就跟著她念了師大...」,總之,對鍾昌宏來說,成為老師,從來不是出於嚴肅的、宏偉的使命,「有趣」才是最重要的。

師大畢業後,鍾昌宏開始嚴肅的「做老師」。他和所有老師一樣,用心設計編排每一份講義;他上課風趣,廣受學生歡迎,卻深怕培養出學習體質虛弱的學生,缺乏自主規劃與主動學習能力。

臺上老師使盡渾身解數,臺下學生兩眼空洞無神,舉手發問,問題永遠是:「這一題會考嗎?」為了探究原因,97年鍾昌宏參加了國教輔導團初階研習時,國立臺灣師範大學物理系陳文典教授石破天驚的一句話,劃破了他原本看似完美的教學模式。

「教學應以什麼為本?」教授問,「以教科書為本啊,不然咧?」鍾昌宏想。未料,「以學生為本」的教學觀念,第一次出現在他的人生劇本中,轟炸著鍾昌宏還來不及反應的腦門,迫使他開始思考,如何才能進行一場「以學生為本」的教學變革。

「我是一個比熱很小的人,凡事充滿好奇、感到有趣,但熱度難以持久。」所以,他決定馬上就將這股震撼實踐出來。於是97年,鍾昌宏僅僅憑藉自己的想像,在他的教室裡進行著一場以學生為本的教學實驗,老師退居引導地位,學生則透過課前預習、課堂小組討論、上臺分享等方式,成為學習的主人,培養學生擁有閱讀、理解、擷取重點以及進行溝通、發表等主動學習的能力。

接著他發現,學生的學習態度改變了,變得充滿學習動力,主動汲取大量資訊,問題是,課程時間拉長了,無論怎麼趕,進度永遠趕不完。鍾昌宏決定進行第二次變革,他架設網站,將與課程相關的影片放在網路平臺上,供學生課前觀看,學生有了先備概念後,課堂上便可直接進入討論。

於是,當美國「翻轉教室」這個名詞,還未燃燒整片教育天際之前,在臺灣便已經有了翻轉教室的實質成果,鍾昌宏開啟了臺灣的「翻轉教室」教學之門。

翻轉的開始,是因為「教不完」;而在提出「翻轉教室」的美國教師強納森‧柏格曼與艾倫‧山姆影響下,鍾昌宏得到了更多刺激,引發出更多的嘗試、突破與深化,使他獲選為教育部活化教學典範教師,也是第一位代表臺灣在美國翻轉教育年會上發表的老師,107年更榮獲教育部師鐸獎肯定。

比熱很小的人,該如何維持他對創新教學的熱度呢?答案是「分享」。7年前,鍾昌宏寫了一套獲得第一名的教案,他覺得酷極了,很想與人分享,便在臉書上發出教案分享的聚會邀請,這份邀請,再次翻轉了教育領域。

從第一次10位老師參與,之後,每次聚會人數皆呈倍數成長,甚至一度高達400多人齊聚一堂,足跡更從臺中開始,一路向北向南迅速擴展,於是103年,鍾昌宏決定成立「Sci-Flipper」教師專業學習社群,要和全國各地的老師一起翻轉教室。

和他一樣,許多對教學充滿熱情的老師,在學校裡缺乏可以討論教學的對象,而今在社群中找到了溫暖與支持;他們將這股支持的力量帶回學校,帶到教室,逐漸地改變了學生,也改變了學校,甚至從一個老師的改變開始,點燃了整個地區,「新竹地區曾有70%的學校,老師們自行串連,一同報名參加聚會。」從點、線、面到成為立體,當改變的熱情集聚時,比熱再小的人,也可以燃燒整片宇宙。

「在帶著孩子一起飛翔之前,老師必須先擁有自由翱翔的翅膀。」鍾昌宏說,他希望透過Sci-Flipper社群,找到老師在教學上的需求,提供各式各樣滿足需求的研習聚會,讓社群成為一方沃土,使各式各樣的種子,都能在沃土上汲取所需要的養分,然後,萌芽、生長、茁壯,教師專業成長的生態系統就誕生了,「這是我的夢想,也是我現在正在走的道路。」在這條路上,歡迎熱血老師結伴同行,一起翻轉未來。

資料來源:教育部

132
172

2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