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壽山國小老師 張玉梅

【新聞大聯盟特別企劃】

「只要回想起過去,就是灰濛濛的一片。」來自貧弱家庭,小時候,父親是電影院的清潔人員,每晚散場後,張玉梅必須幫忙父親打掃清潔,直到夜深才回家。「好處是每部電影都可以免費看個30幾遍!」當時的她並不知道,那黑暗中閃耀的光點、動人的故事情節,有一天會帶著她驅走灰暗,成為人生亮點。

越是貧窮、缺乏、無助,越使張玉梅擁有命運奪不去的飛揚的創意,使她飛越受教的階級框架。「讀書對我來說,一定要好玩。」她把國語、歷史,甚至數學公式串成順口溜,擺脫枯燥無效的背誦,把讀書變成玩樂,成績自然優異。

沒錢、好玩,可說是張玉梅成長中的主旋律,因為沒錢,她靠著在工廠做女工自籌高中學費;因為沒錢,大學考進免收學費的師院體系;又因為愛玩,大學進入話劇社挑戰自我,更一路從舞臺前玩到舞臺後,甚至邊玩邊賺,靠著架設燈光、音響賺取生活所需。

雖對表演藝術充滿熱情,仍須向現實妥協,張玉梅只能等待畢業後分發入校,把大舞臺換成小講臺,手執一根教鞭、一支粉筆、一本書,當個不苟言笑的老師。

等等,這一點也不張玉梅呀!「其實我並不適合當一個傳統老師。」愛玩的她自認一本正經的老師真的很難演,所以選擇成為非典教師,發揮創意,把課本變劇本,講臺變舞臺,以玩樂的方式,帶領學生學習。

「老師,你會在這裡待多久?」孩子們仰著小臉,不安的問著。師院畢業後,張玉梅來到位於六龜偏鄉的新發國小,在這裡,老師來來去去,沒人想停下腳步去改變一所學校、一群偏鄉學童的未來。

「但我閒不下來呀!」張玉梅這個創意產生器,又開始發揮表演藝術專長,寫相聲,編音樂劇本,帶孩子上表演課,甚至參加高雄戲劇比賽,獲得第一名肯定。透過表演,一所人煙稀少的偏鄉小校,開始有了特色與活潑生機。

而任教彌陀國小的13年,則重新打開了張玉梅的戲劇視窗。在有「皮影戲故鄉」之稱的彌陀,她結識了全臺僅存4個皮影戲團,深刻瞭解臺灣戲曲文化正面臨傳承的迫切危機,而將傳統皮影戲融入表演課,研發皮影戲教學設計,帶領孩子學習欣賞、製作與操作皮影戲,使傳統表演藝術得以發揚傳承。

「皮偶的皮非常難刻,如何在40分鐘的課堂裡讓學生學會這項技術?如何在一學期12堂課中進行教學?」張玉梅在研究全球各地皮影後,將材質、工具與操作方式改良,獨創一套適用於教學的模式,製作過程簡單且容易上手,使皮影的製作與傳承,不再是一條艱難的道路,這份研究成果,更成為張玉梅攻讀臺南大學戲劇創作與應用學系的碩士論文。

張玉梅目前任教的壽山國小,全校有超過26%以上弱勢家庭,「家庭經濟弱勢使孩子文化刺激過少,尤其在藝文與美感教育、表達能力與說故事能力上極為不足。」她希望透過表演課,讓孩子在玩樂中愛上學習,提升學習成就,培養自信,「看完或演完一齣戲,便學會一段歷史,這麼划算的事,誰不喜歡?」

於是,平時不寫作業的孩子,卻可以把國語課本改編成劇本;還沒上課,便有孩子巴巴地來到表演教室,喊著:「老師,我們今天要玩甚麼。」學校因活動排練而耽誤了表演課時間,學生們竟集體要求老師:「一定要補課喔!」

「讓孩子喜歡上課、不想下課,就是我的教育理念。」沒有高言大智,有的是一顆想陪伴孩子學習成長的心,看到了孩子的需要,尤其是弱勢孩子學習上的渴望,「因為我也來自底層,也曾經是個孩子。」

獲得今年杏壇芬芳獎肯定,張玉梅不忘為弱勢學童請命,「全國國小至今仍有許多學校學生不曾上過表演課。」她指出,家庭經濟較好的學生,可以自費至校外上課,獲取足夠資源,弱勢孩子卻因此被剝奪了從表演課中學習探索自我與表達自我的機會。

張玉梅珍惜「老師」這兩個字。每當孩子老遠看見她,總會綻放笑容,揮著手,高聲呼喊著老師,又跳又跑的靠近她,張玉梅知道,那是點亮她生命的小小光點,而她也要成為點亮孩子人生的光點。

資料來源:教育部

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