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治平高中退休教官 呂理祿

【新聞大聯盟特別企劃】

「教官,山上的路難走,山下的路更難走……」,教官呂理祿始終記得這句話。一位曾在毒品中打滾的高關懷學生,跟著呂理祿進行多次高山冒險體驗後,終於有了重新步入正軌的勇氣;然而當他下了山,面對不曾改變的現實環境與誘惑時,這份勇氣,開始充滿了血淚掙扎,多次想放棄。「我們是在和孩子的過去拔河,拔贏了,你就贏回了一個生命。」呂理祿說。

「山上的路那麼難走,你都走過了,不是嗎?」他鼓勵孩子轉變心態,重新回到學校,從學習中發掘興趣與夢想;因為夢想,是把迷途孩子找回來的路徑,「只要努力,把時間的因素拿掉,我相信每個人都可以完成夢想。」就像征服一座山、一條河,或者,為自己贏回一場人生。

6年前自桃園治平高中退伍,呂理祿教官為了幫助中輟、吸毒等高度關懷孩子重新出發,在他的人生下半場,可以享受寧靜退休生活的時刻,又毅然決定上了山。

他說,10年前就讀體育大學休閒產業經營管理研究所時,接觸到冒險教育,進而發現,對於高關懷學生是很有效的啟發方式,「冒險體驗的強度要夠,征服大山大海,感受才深刻;體驗的時間要夠長,最好超過3週以上,以有效隔絕孩子們過去養成的惡癮與惡習。」

2011年起,他帶領第一場由桃園市校外會所舉辦的「高山探索體驗營活動」,至今已超過16場,每年他更會選擇1-2所偏鄉學校,幫助高關懷學生,從事高山冒險體驗,在與大自然的互動中,重新找回自我價值。

「山上不需要老師,大自然是最好的老師,」因為山上氣候詭譎多變,途中多有坍方、土石流,過程險象環生,再怎麼逞兇鬥狠、目中無人的街頭小霸王,面對大自然的嚴嚴管教,也會立刻謙卑順服起來;大自然也最適合不愛束縛的孩子,是可以自由親近、親身體驗的地方,這裡沒有老師,當然也沒有課本,整座山就是一本教科書。

呂理祿的冒險體驗課程,據說也沒有課表。「教官,明天要做什麼?」學生一臉茫然,「要看天氣,」他向天空指了指,聽起來十分隨性,卻是呂理祿刻意打造的「自然學,學自然」。

許多才上山就想急著下山的孩子,最終卻在自然學中,試著與自然融合,學著瞭解自然,瞭解自己,與自然產生互動,與周遭人事物產生連結,學習注重他人感受,具備突破困難的勇氣與策略,而這些都是呂理祿渴望看到的學習成果:「擁有適應未來的能力」。

為了幫助學生專注,每一天,教官會給予一個主題,例如,今天要仔細聽,聽聽大自然說了什麼?夥伴們說了什麼?或者,今天要注意看,看看周遭發生什麼?對什麼印象深刻?然後,夜晚相聚時,請學生們各自分享。無論說了什麼,或什麼也沒說,呂理祿希望幫助孩子,不只用腳行走,更要用心思考,好將山上的一切,深深留在生命中。

經過山上的磨練,許多孩子的行為會開始出現變化,懂得感謝,懂得應對禮貌,生活步入正軌,思想逐漸成熟,他們之中,有的就此與過去告別,重返學校完成未竟學業,有的找到工作,學習一技之長,展開新的人生旅途。

下了山,再次街頭偶遇,最常聽見孩子們說的一句話就是:「教官,好想再和你上山……」,那是呂理祿與孩子們共同的回憶,也是他認為教育工作中最可貴的部分。

「最怕是從新聞事件中聽到他們的消息….」,他聲音一沈,因為不是每一個上山的孩子都能改變,甚至有時一個梯次只有少數回到正軌,有的咬著牙,越過了一座又一座大山,卻始終越不過名為「從前」的那一座。

「這是一個沒有人願意做的工作,」呂理祿說,因為太辛苦、太危險,責任沉重,成效卻不高,但他仍集結了10多位教官、志工與老師,組成團隊,為了孩子,共赴一場又一場冒險之旅,因為孩子不能被放棄,「這種事,總要有人付出。」

獲得2019年教育奉獻獎肯定後,呂理祿卻仍想給孩子一些什麼,「如果可以,希望給每一個需要被愛與關注的孩子,一座山、一條河,使他們從大自然中看見自己,看見未來。」在見山、見河、見自己之前,相信每一個孩子,會先看見深愛他們的一群人。

資料來源:教育部

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