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3

王金平告別演說

【巡迴特派記者劉戡宇報導】

擁有44年立法委員經驗的前立法院長王金以「國家為重,國會為主」告別演說告别立法院,因政黨被號稱為喬王,他欣然接受,並期望繼續維持尊重、包容、接納等國會文化。

王金平向院會主席、蘇貞昌院長,各部會首長、列席官員及立法院所有委員問好,他以「國家為重,國會為主」為題向行政院提出質詢。因受限於時間,行政院無法以口頭全盤回應本席論述,因此請行政院以書面回覆即可。

王金平接著以「國家為重,國會為主」發表告別演說,全文如為:

選舉有輸贏,國家要尊嚴

政治可以是藝術但絕對不是魔術。法律可以論情理,但絕不能破底線。司法管轄權,就是代表國家行使主權。

不論以任何理由,放棄司法管轄權,就是放棄主權,就是踐踏國家尊嚴。

在台灣有人提出「今日香港,明日台灣」的憂慮。但是我們的總統、立法委員,早已由公民直選產生。我們要有信心,「今日台灣,才是明日香港」追求的目標。

金平當然了解憂慮的背後,是擔心明日主權的淪喪。因此司法管轄權,絕不能臣服於政黨利益之下。不論顧主權的口號有多響亮,此刻是付諸行動,想方設法,讓犯罪嫌疑人來台接受司法審判的時候。捍衛代表主權的司法管轄權,是全民共同的責任,誰要放棄它,我們就下架他。

法治是民主的基礎,沒有法治就沒有民主。金平重申:別忘了!選舉,勝負不是一切,還有國家尊嚴、國家主權必須捍衛!

選舉求勝負,國會要共識

選舉與國會是落實政黨目標的兩大場域。

國會是由代表不同政黨、選區、背景的成員組成,將社會多元各方的主張,透過各黨派間的合縱連橫、相互妥協尋求共識;或用表決、杯葛等方法得到結果。不到最後關頭,不輕言訴諸表決,也不輕言放棄妥協。

不管委員來自再小的黨派,也仍然是人民一票一票選出的代表。或許不是社會的主流主張,卻也是部分國民應該被重視、尊重、接納的意見。

零和的表決不應是常態,妥協的共識才是國會的價值。尤其在撕裂、對立、壁壘分明的台灣,我們應該讓社會看到,國會可以經由妥協尋求共識,不必是不惜一切拚輸贏的衝撞,如此,野心家才少了操弄的空間。

政治場域,各司其職

候選人,當然求當選。選舉操盤手,也以當選當作唯一的目標。國會黨團幹部,以落實政黨主張為任務。而國會議長的重責大任則是調和鼎鼐,綜合各黨派意見、凝聚共識,順利通過議案。各有角色,各司其職。

金平自民國64年首度當選立法委員,44年來,先後以不同的角色,擔任不同的職務,執行不同的任務,非常清楚「吃什麼飯、誦什麼經」,角色、責任、任務不能混淆。尤其是關係國家民主發展、憲政體制維護、全民福祉、政治社會安定、經濟成長的立法院院長。

國家為重,國會為主

2000年第一次政黨輪替,2002年立法院各黨不過半,國、親、新三黨聯合組成立法院多數的結盟儀式上,時任中國國民黨黨主席連戰先生表示:

「今天中國國民黨把王金平同志送給國家,擔任中華民國立法院長」。

國家為重、國會為主就是金平擔任立法院長堅守的價值,也應該是爾後國會議長必須遵循並堅守的價值。超脫黨派,以國會為主主持議事,以國家為重,捍衛民主憲政。

英國國會源自1707年,美國國會成立於1789年,法國第一共和國會成立於1792年,它們以數百年的時間奠基了國會文化。

中華民國37年行憲,38年播遷來台,直到民國80年第一屆44年未曾改選的資深立委全部退職,第二屆立法委員於82年2月1日就職,才真正開啟符合現代民主國家的國會時代。至今也僅有26年。

相較於美、英、法老牌民主國家的國會,立法院尚屬強褓嬰兒期,較諸老牌民主國會的標準,及社會、人民對立法院的期望,立法院仍有很大的努力空間。畢竟滿足人民、社會的期待,是我們必須不斷鞭策的目標。

國會文化,創難毀易

自民國82年擔任副院長,與劉松藩院長一起在無前例中探索前進,建立符合真正民主國會的模式,以走出威權體制的運作。經由6年經驗的總結,於民國88年元月份通過「國會改革五法」,並在同仁支持下,於同年二月擔任立法院長,前後一共17年。23年間,在國會改革五法的基礎上,點點滴滴、跌跌撞撞,好不容易建立的國會文化,卻是「創難毀易」。在告別立法院的前夕,金平願以23年擘建國會文化的實務經驗,加上三年多來,坐在後排委員席,觀察體會的心得,做一次真誠的報告。

跨越千禧,開創新局

1999年出任院長,正逢千禧年。上任之時,自許「跨越千禧開創新局」的宏願;2000年適逢中華民國首次政黨輪替,也是國家首次面對朝小野大的挑戰。2002年立委選舉結果,各黨不過半。國民黨,行政、立法兩權皆輸,必須聯合多黨才為多數,對出任院長的金平,都是艱難的挑戰。

國家為重、國會為主的價值,讓金平深知,既是中國國民黨黨籍立法委員,更是中華民國立法院長,一切考量以中華民國為重,以立法院為主,金平才能在驚濤駭浪的政局中,穩住國會的方向舵,讓立法院成為解決問題的中心,不是製造政局動盪的場所。也深知唯有在動盪險惡的政局中,建立的國會文化,才能經得起時代檢驗,以流傳百世,爾後國會運作是政黨操縱的傀儡?或是國會主權的捍衛者?春秋之筆,才有評鑑的標準。

金平期許,四大保證

金平期許務實的國會運作必須:

一、 保證政權無論如何轉移,國政運作無礙。

二、 保證多黨、多方、多元利益交征下,尋求可被接受的最大公約數,發揮議事的效能。

三、 保證朝野激烈的攻防中,堅持程序正義、法治原則。

四、 保證議事再大的紛爭、朝野再大的衝突,不但不能妨礙法律、預算、議案的產出。而且產出後,不會有無休止的法理憲政爭議,及社會抗爭。

真正的國會,才算真正的民主國家

執政者最想控制,也最想擺脫的,就是代表民意的國會。來自四面八方,代表不同區域、各方利益的立法委員組成國會,很難有單一的意見,也不容易形成一致的共識。黨同伐異、對立衝突的特色,提供有野心的執政者,以議事不彰否定國會;以議事杯葛、衝撞、敗壞社會風氣為理由,污名化國會;再進一步以黨政運作一體化為由,企圖染指國會、架空國會;更甚以利益分配,軟化國會等,不一而足。

立法院長應以捍衛國會自主權為己任,絕不容行政、司法、監察、考試等權,假藉任何名義侵犯立法權。金平任內遺憾之一,就是針對319槍擊案,立法院依法通過真相調查委員會,卻遭受當時的執政黨行使所謂「行政抵抗權」全面抵制。執政黨委員失去了國會自主的自我期許,反與執政的行政權唱和,自失立場。立法委員要以捍衛國會尊嚴為己任,才有自主的國會,才是真正的國會。

尊重少數為前提,服從多數的意義才彰顯

金平十七年的心得,落實民意的真正國會,必先以「尊重少數」為前提,多數為力量的最終表決才具有正當性、合理性。議案通過的合法性才受尊重、肯定,才具有執行及被遵守的穩定性。

在議會,多數是實力、是力量,不是絕對的真理,憑藉多數就以為可以為所欲為,絕不是議會政治的真諦。

真正的民主國家,沒有永久的執政黨,也沒有必然的在野黨,風水會輪流轉。今天的多數如何對待少數,難保翻轉之後不會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

不尊重少數,一味仗勢多數,以大壓小,以強凌弱,以多勝少。對今天的多數黨及他們的支持者,可能大快人心,得意一時,日後都要付出對立、撕裂、不穩定的代價,冤冤相報何時休?這不是真正的民主國會。

假若議會一切以多數至上,多數就代表一切,就是真理。如此,反映民主國家的多元議會,就被否定、摧毀,民主多元就失去了意義。最後只剩徒具國會的形式,我們就沒有資格說是真正的民主國家。

國會文化三要素:尊重、包容、接納

尊重少數;包容多元;接納建設性的不同意見,展現民主國會的重要價值,也是落實民主國會必須建立的傳統。

2016年,執政黨完全執政以來,為了貫徹黨意,而凌駕民意,府院伸手主導國會的運作,已明顯傷及民主國會的價值,置「尊重、包容、接納」的國會價值於不顧。協商徒具形式,憑藉絕對多數,如坦克一般,一案又一案地輾過去;黨產條例、轉型正義、年金改革、一例一休、前瞻預算等案,完全忽視「尊重少數、包容分歧多元、接納建設性異見」的國會文化。

隨著法案一一通過,政治對立、社會分裂、世代衝突等,民怨不斷累積,反映在2018年的地方選舉結果,執政黨被社會反噬,吃了敗仗;理應反省,改弦易轍。但面對2020的大選,又驕傲地喊出國會要過半的訴求。這固然是政黨的權力,但人民的感受卻是既未痛改前非,更忘了昨日之痛,恐非民主之福。

2008年,國民黨在立法院是絕對的多數,金平又是國民黨籍的議長。但金平更深刻明白建立「尊重、包容、接納」的國會運作文化,及建立國會運作制度化,長治久安的重要性。為此在「朝野協商」、「不動用警察權」,及「處理太陽花學運太溫和」三件事上,或有苛責於金平,尤其是部分藍軍的支持者。

知我者謂我心憂,不知我者謂我何求

知我者謂我心憂,不知我者謂我何求。金平藉機再次重申「朝野協商是重要且必要」、「堅持國會自主、國會尊嚴、絕不動用警察權」,及「太陽花不流血的和平落幕,是我們對下一代應負的責任。」

朝野協商是法律賦予立法院長的職權,是責任也是義務。因此被號稱為喬王,實至名歸,金平欣然接受。

沒有協商的國會,不會有具效率的成果產出;沒有協商的國會,只有杯葛表決的衝撞,沒有妥協共識的空間;沒有協商的國會,少數黨、在野的意見不受尊重,不被接納,黨同伐異下,再好的意見也被犧牲。表決的形式民主之外,協商經由「尊重少數、包容多元,接納異見」的過程,更能體現實質民主的真意。

協商體制,可修不可廢

協商的方式、程序可議、可修,絕不可廢。協商不成,付之表決,表決才有正當性、合理性。

政治無他,耐煩而已,所有參與協商者,都是勞心勞力的無名英雄。有時還得承受「密室協商」、「黑箱作業」的指控。過往熟悉朝野協商的媒體朋友必定知道,參與協商的委員、助理,各單位的行政人員,共聚一室、共謀共議、互有取捨、各有妥協。少了議場唇槍舌戰的精彩畫面,少了個別委員可突顯個人特質的機會。但就議事的效率,及對「尊重、包容、接納」價值的落實,朝野協商,是國會實質民主的體現與成就。

國會沒有朝野協商,國政無法順利推動

朝野協商絕對是值得肯定的制度,細數17年中,由本人主持協商,有紀錄的就有799次。隨議事進行不順時,中途停下協商者,更不知有多少。以每年總預算少則2、3千件,多則高達5千多件的刪減與主決議案為例,沒有協商,就無法處理。包含創建新法247案在內,合計共3566案的法案,沒有協商,絕無法順利三讀通過。17年間,朝野再如何的惡鬥,最後依賴協商,總能順利通過預算及法案,讓國政順利運作。

金平擔任院長期間,議場內經歷無數次的朝野衝突、不理性杯葛,甚至已達違規違法程度。偶而個別委員因臨場情緒、對金平有不理性、不禮貌的言行,事後都有真心的道歉,我不放在心上。金平念茲在茲者是國會的自主、自治、自律。有委員、政黨的自律,才更能突顯國會的自主與自治。

委員事,由委員解決

金平深信國會自主、自治、自律的前提下,立法委員的事,由立法委員解決。絕不能、更不應有動用警察,進入議場維持秩序的荒謬。立法院是人民選出的立法委員,組成的立法院,院長是委員共推,主持議事的主席,沒有人有權力,以任何的理由、名義,進入議場干預甚至剝奪立法委員行使職權。衝突再厲害,杯葛再嚴重,委員行為再脫序,大不了休會協商,事緩則圓,再議就是。不動用警察進入議場干預議事,執行秩序糾察,是身為院長絕對必須堅持的黃金法則,不容破壞。

不動用警察權,不僅是國會自主、自治、自律、尊嚴等法理問題,也是現實上的不可行。抬出去,卻擋不住委員再進場;再進,抬或不抬?一群警察圍著主席台,下面亂成一團,委員與警察衝撞,主席宣布議決,這樣的畫面絕對是民主憲政的鬧劇。

學運和平落幕,無愧於心,無憾於歷史

因為太陽花學運,無法審議通過服貿協議,對兩岸交流是一件遺憾的事。但是讓太陽花學運不流血、和平落幕,也讓我們這一代政治人物,無憾地面對下一代。二次大戰之後,各國攻進官署的學生運動,最後都以流血衝突,甚至付出生命代價而終結。學生運動或許被鎮壓了,後遺症、後續發展的遺緒,總得讓國家社會,至少付出一代人的代價,有時也未必能彌平。就以香港連續4個多月的街頭抗爭為例,何時休,不知曉,香港社會將付出甚麼代價,不可知。可知的是至今仍看不到和平落幕的希望。

太陽花學運佔據立法院議場,最努力想方設法解決的人,就是擔任院長的金平。現實上,除了警力以強勢的武力,可能造成流血衝突之外,已無法動用優勢多數警力,以和平的方式,攻進城堡式的議場內,把人拉出的時候,只有以時間換取解決的空間。此時不流血、和平落幕是唯一解決之道。

金平不是引發學運問題的人,金平是解決太陽花學運問題的人。金平再重申一次:「金平不是引發太陽花學運問題的人,金平是解決問題的人」不論世人如何評價,不流血的和平落幕,讓我無愧於心,無憾於歷史。

中華民國立法院是國家政治寶地

立法院既是代表多元、多方的個別委員所組成,不同調是自然的常態,共識的凝聚是智慧、修為的結晶。百年修得同船渡,大家有幸成為立法委員,之間縱有黨派的不同,卻是同一屋簷下的同仁。再多的爭辯、衝突,皆因公心,事緩則圓,事過無恨,同心相處,共建中華民國立法院的政治文化,這是全體委員共同的責任。

中華民國的立法院,是國家的政治寶地。

一、立法院是中華民國培育政治菁英的搖籃,是縣市長、直轄市長,部會首長,院長及總統的培育地。

二、立法院是民主發展的指南針,立法院堅持國會自主、自治、自律,就讓政治野心家無隙可鑽,保住中華民國是真正的民主憲政體制的國家。

三、立法院是保持憲政體制合法、合理、公正運作的監督者、制衡者,有盡責的立法院,才有上正軌的國家發展。

國人對立法院有很深的期待,立法院尚有很大的努力改進空間,金平人生44年的歲月在立法院,說以立法院為家亦不為過,告別立法院的前夕,雖有不捨,但這就是人生。只要立法院持續守護民主、反映民意、監督政府、制衡行政,繼續培育對地方有貢獻的縣市長,參與國政的部會首長、院長,帶領國家的總統,我心足矣!

本會期是第九屆立法院最後一個會期,金平有幸擔任立法委員至今,已經44個年頭。今天是金平最後一次站上院會的質詢台,過去四十多年在立法院的一切,仍歷歷在目。

在這個神聖的國會殿堂,金平與台灣、與人民共同從威權走向民主、走過風雨飄搖的年代、經歷台灣經濟起飛、舉世稱羨的輝煌時期。四十四年過去,從三個國會到立院唯一;從第一屆到第九屆;從萬年國會到全面改選;從一黨獨大、多黨分立到兩大黨分庭抗禮。金平在這裡見證了台灣民主的成長,也見到立委們始終為國為民監督政府、為民謀福的不變。

本屆立院即將進入尾聲,我的立院生涯也到了要離別的時候。在座行政院官員、國會同仁,以及關心我的全國人民們,金平第一次到立法院報到,受到國會莊嚴肅穆所震懾,心中油然而生的使命感至今不曾忘記。

44年的立院生涯,每一個職位、每一個法案、每一次國家進步的階段、每一位同仁熱忱奉獻的身影、每一張民眾引頸企盼呼喚公平正義的臉龐,金平不敢忘、也不會忘,這些是金平最珍貴的人生資產。44年在中華民國未來的長遠發展只是滄海一粟,但金平能將此生精華歲月奉獻於此,已然無憾。

各位同仁、各位官員、各位親愛的台灣人民,離開不必傷感,但祈願立法院持續進步、中華民國屹立不搖、永續發展,成為世界民主國家的典範。珍重再見、謝謝大家!

130
169

2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