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

軍人老師 邱定城

【2018.07.22/新聞大聯盟特別企劃】

在苗栗縣仁愛國小中,總有一群孩子急著長大,因為當跨過畢業的門檻,他們就可以親切的稱呼班導師邱定城為「阿邱」。

「這是歷年來畢業生的影響,他們總喜歡叫我阿邱,而我也樂於讓學生在畢業後叫我阿邱。但在畢業之前呢,學生還是得叫聲老師,這就是我教育他們的基本理念。」邱定城老師說道。

出身軍旅,在預校4年、官校3年及陸戰隊10年,對邱定城來說,最大的心得就是一個人基本態度的重要性。「在強調多元化前,良好的基本態度是必備條件。」

為此,邱定城在仁愛國小服務的18年裡,有17年都爭取當班導師,為的就是透過陪伴,培養孩子對自己負責任的態度。

事實上,要從邱定城老師的班級畢業,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兩年下來,除了要通過跑操場22圈的考驗,更得挑戰攀登一座百岳,目前為止,邱定城已帶著學生攀登過合歡山東峰、玉山、大霸尖山、北大武山、雪山及能高越嶺古道等。

小五、小六的學生就能有這樣的體力與毅力,靠的全是陪伴。「除了要帶著孩子一起跑,由於訓練的過程難免枯燥,所以也會設計一些有趣的口號,每週從3圈、5圈慢慢往上提高。」

邱定城說,訓練的過程雖然枯燥,但當學生發現能挑戰游泳隊、棒球隊、舞龍隊,甚至參加輕艇比賽、在秀姑巒溪泛舟,到合歡山上賞雪時,就會覺得前面的辛苦,一切都有了代價。

由於仁愛國小屬於苗栗市區邊緣的學校,除了在少子化衝擊下,班級數及班級人數銳減,問題家庭的比例也相對提高。

邱定城說,常常送學生回家時,需要陪孩子的阿嬤聊天,因為隔代教養的壓力是大的,而替學生解決午餐問題、充當學生的理髮師等,更是學校老師常見的工作。

邱定城分享,由於自己從小就是生長在苗栗縣通宵鎮的小農村,雖然在父母期望下從國小就到桃園親戚家求學,國中畢業後也不負家人期望考上新竹高中,但考量到家境問題,最終仍選擇進入軍中。結束軍旅生涯後,也毅然決然選擇師範學院的學士後師資班,回到家鄉服務,所以,對於資源缺乏的孩子特別有感觸。

邱定城說,或許是因為自己的軍旅背景,很多所謂的問題學生最後都會送到他這裡。「曾有一個學生真的很調皮,幾乎每一位科任老師都被他氣到不行,我當然也處罰過他,但後來會發現,陪伴與多和他聊聊天,才是打開孩子心防的最好方式。」原來這個孩子是覺得家長偏心,才一直搗蛋,希望引起人注意。後來有一天,邱定城竟然聽到他糾正同學:「怎麼可以對老師那麼沒禮貌!」忍不住開心又放心地笑了。」

「每個孩子的心其實都是熱情的,端看有沒有人去觸發他們。」邱定城說,幾年前曾有一次帶六年級學生去跨年露營,由於在遊戲過程中,有學生因太過興奮提早加入戰局,被同學打到頭而受傷。

邱定城回校後,照例跟家長和學校主任說明學生受傷狀況,事後再也沒聽人提起這件事。沒想到,後來一位科任老師竟然問他:「邱老師,某某同學怎麼會走路撞到頭,還包了塊大紗布。」

邱定城回到班上詢問學生後才知道,原來他們擔心老師因為這件事被校方追究,竟然私下討論要「封口」,並統一口徑說是自己走路不小心撞到頭。邱定城了解實情之後,覺得心裡暖暖的,原來,不只是老師在保護著學生,學生也努力在保護著老師。

任教18年,目前已有很多畢業生能將「阿邱」道出口了。邱定城說,喊一聲老師,代表著曾經師生一場,但這一聲「阿邱」,卻是一生的朋友,記錄著師生間曾經真實感動過彼此的一段情緣。

78
15

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