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

邑錡公司 陳世哲

【2017.04.01/新聞大聯盟特別企劃】

困境中成長不向命運低頭

阿里山海拔1200公尺的梅山鄉瑞裡村,每年春天紫藤花開,有著不亞於當地盛名遠播的粉紅櫻花美景。家中排行老三的陳世哲,就在這個美麗但交通不便的偏遠山區度過童年,兄弟姊妹從小就必須幫忙農事,「父親經常告誡我們,吃苦是為了訓練意志力,哪怕身處再艱難困苦的環境,也要盡全力把事情做好。」父親的身教加上言教,成為兄弟姊妹們永恆的正面榜樣。

陳世哲回憶,在他就讀國小六年級到國中一年級這段期間,母親久臥病榻,父親必須經常守在身邊照顧,還在念國中的大哥無奈休學分擔家計,「哥哥一肩挑起家中經濟重擔,讓姊弟求學,讓我一路念到臺北工專;這種家人之間犧牲自我、成全他人的親情,也影響我在創業後,總是把員工當成一家人,彼此相扶相持。」

美商歷練開啟前瞻國際視野

退伍後,陳世哲進入美商McDonnell Douglas工作;McDonnell Douglas是製造飛機有百年歷史的品牌公司,始終堅持技術創新、品質第一,成為全球航空業的領先企業,這是陳世哲進入職場學到的第一課。

任職4年後,陳世哲被高薪挖角至另一家美商PTC。PTC是一家以電腦輔助設計(CAD)軟體起家的公司,主要核心技術在於針對製造業產品在研發階段的需要,推出協同設計解決方案,陳世哲因此接觸到前所未有的嶄新領域而提升了視野。

陳世哲在2家美商公司工作6年,適逢90年臺灣電子業蓬勃發展的黃金年代,他在負責輔導臺灣電子業及製造業導入CAD/CAM(電腦輔助設計、電腦輔助製造系統)的過程中,發現電子製造業E化轉型的潛在商機,觸發他離開高薪的舒適圈、勇敢創業的念頭。「臺灣正迫切需要一個以3D為主,能提供工業設計、機構細部設計以及模具設計的整合設計服務公司。」

有膽識有熱情初生之犢不畏虎

「第一次當老闆,青創貸款幫了大忙。」陳世哲在1995年創業成立世訊科技,股本只有300萬元,其中的180萬元來自青年創業貸款。儘管初創公司只有3個員工,但創業第一年就獲利,客戶包括華碩、宏碁等科技大廠,委託的手機、筆電等消費性電子工業設計訂單,帶動公司年營收一度衝上4億元大關。「當時臺灣科技產業缺乏先進的設計概念,剛要從2D轉型3D設計,但專業人才培育的速度不夠快,產品設計訂單真的是接不完。」

創業前5年,陳世哲日以繼夜、廢寢忘食地全心投入工作,辛勤努力也為公司帶來豐碩成果。2003年世訊科技資本額迅速累積成長超過70倍,營收也年年屢創新高,風光登上興櫃,成為全球第一家以工業設計服務為主營業務,通過公開發行進入資本市場的公司。

客戶倒帳借殼中招認賠學教訓

然而,正當意氣風發之際,陳世哲卻犯下一個致命的錯誤,讓他至今仍後悔不已。

當年面板產業掀起供不應求的瘋狂搶貨熱潮,為了爭取客戶,陳世哲幫忙下單代購面板,積壓巨額週轉金。不料,面板產業很快就因過熱導致泡沫, 客戶跑單,代購款石沉大海,陳世哲咬牙苦撐,面對資金不足的危機。

客戶倒帳讓世訊科技的資金鏈出現缺口,當時有家臺商想將其投資大陸的公司送回臺灣掛牌上市,在友人的介紹下起初投資世訊科技,未料他另藏心機,圖謀利用世訊科技借殼上市。陳世哲在引進外部資金與股東後,公司逐漸陷入商業模式遭破壞、經營大權旁落的敗局,最後只能黯然退出,將多年創業心血拱手讓人。

苦嘗人生重大挫敗的陳世哲,並沒有因此灰心喪志。過去與友人合資專營國際貿易的邑錡公司,當時正面臨嚴重虧損困境,2007年陳世哲痛下決心入主邑錡,全力投入整頓改革,力圖重振旗鼓。再次創業的重新出發,也成為陳世哲翻轉命運的人生轉捩點。

自有品牌領跑全球邑錡華麗變身

為了扭轉頹勢,陳世哲將公司核心業務一分為二:「創新ODM」、「自有品牌OBM」,採取「輕資產」的營運模式,先以ODM站穩腳步,創造穩定營收,再將獲利帶來的現金流投入自有品牌產品開發,以精準的營運策略,讓邑錡迅速轉虧為盈;並在2009年研發出全世界第一部縮時攝影相機(TLC),以自有品牌 Brinno推向市場,同年陸續開發出數位電子貓眼(PHV)以及動態感應相機(MAC),品牌銷售網絡也從早期的美國市場,拓展至北美洲、歐洲以及亞洲等50餘個國家,讓Brinno 躍升為全球縮時攝影第一品牌,成為國際縮時攝影的代名詞。

「外商工作的經驗,讓我深深了解經營品牌的重要性。」陳世哲感嘆,臺灣製造業為了求生存接代工、貼牌,靠接單衝量來提高獲利,無異是殺雞取卵,終將自食惡果。「因為我堅持創新,不想做『me too』,但做品牌前期必須投入大量資金,所以先經營創新ODM服務,賺取資金來支撐,讓OBM萌芽長成,直到成為可以遮蔭的大樹;建立自有品牌,經過培育積累,自然水到渠成。」

創新ODM加值服務加速企業靈活轉型

陳世哲在美商工作期間,就深諳如何以專業與誠信爭取國外客戶設計訂單,累積20多年的設計外包經驗,也讓他對整個亞洲的產業鏈相當熟悉,因此不但能搶下國際設計訂單,還能協助客戶發包模具、後端生產管理、全球物流配送。「我很了解客戶的技術,但絕對不仿冒,自有品牌也和客戶有明顯區隔。」陳世哲真誠務實的處世態度,讓美國微軟、美國Vernier、軍工熱影像大廠FLIR Systems、日本PENTAX等國際品牌大廠都放心向他下單。

創新ODM業務,簡單來說就是以誠信經營國外客戶,提供從產品開發設計到生產製造,讓客戶放心的一站式服務。設計服務階段則是從ID工業設計,進展到ME機構設計,再到CAE工程分析,最後進入模具及生產製造。重點是在專業、互信、共贏中,鞏固與客戶長期合作關係,建立可重複營收的創新營運模式,讓公司能永續發展,創造穩定的營收。

陳世哲一針見血指出一般ODM的不足與弱點。例如:NB、LCD TV專案設計,只有單次營收,並沒有延續性,就是所謂的線性收益。他也從慘痛的教訓中,看到設計產業的瓶頸,「只仰賴大廠一次性的訂單,絕對養不活設計產業;一定要建立品牌,才能為公司創造永續性的獲利及長遠價值。」

此外,陳世哲大膽採用的「輕資產」營運模式,也成為公司逆轉勝的重要關鍵之一,「爭取外國訂單,不一定要有自己的工廠,模具、組裝都可以找代工。沒有模具加工廠,還能接單,就是讓客戶看見自己在專業上的價值!」如此一來,邑錡就順利將原先只做一次性的設計接案,延伸價值創造,把本來要交給組裝廠的產品,改由邑錡發包生產。「創新的ODM模式,可確保未來至少2年,甚至5年、7年還能持續出貨,延長設計的生命週期。」

陳世哲評估,透過「輕資產」的營運模式,讓原本設計單筆只有幾十萬美元的收入,能夠持續生產,創造每月穩定的營收,運用附加價值創造更大收益,更重要的是,也讓公司人力發揮最大產出效益。採用「輕資產」模式,邑錡憑藉的是不怕被仿冒的優勢競爭,「邑錡拿了5個商標及23項產品技術專利,但單靠專利遠遠不夠,註冊專利只能先卡位,得要認知技術才是競爭的門檻。」邑錡的縮時攝影從2009年開發至今,綜觀國內外市場還沒有看到類似的IT應用產品,關鍵在於同業對長效電池續航力的研發未見突破。

長效電池智慧供電不敗的競爭力

「邑錡研發的縮時攝影,是在幾秒、幾分鐘內,呈現出長時間紀錄的濃縮精華短片,關鍵技術就是解決耗電問題,克服戶外取電。」陳世哲說,「邑錡的獨家技術可以做到超省電,從幾天到幾個月,甚至超過1年,都不用換電池。」一般傻瓜相機使用4顆AA電池,頂多能拍幾千張照片;但邑錡的縮時攝影相機可拍30萬張,創新的長效電池智慧裝置,讓縮時攝影在省電上呈現百倍差距,同業難以超越。

陳世哲深知市場競爭猶如逆水行舟、不進則退的道理,因此長年來積極在既有優勢基礎上,進一步整合軟硬體、無線通訊、雲端儲存等功能,全力構築產業進入障礙,讓競爭者愈追愈遠。「自己一直往前跑,內建WiFi,結合手機及Pad,開發專屬App應用軟體。」陳世哲評估,「邑錡研發的縮時攝影技術,未來2、3年內,恐怕還找不到競爭對手。」

2017年邑錡將推出5款新產品,並積極投入研發智能家居產品及結合虛擬實境(VR)180度、甚至360度全景觀看的縮時攝影新產品,產品陸續上市後,可望大幅提升全新的營運動能。

獨步全球的縮時攝影技術與服務

「開發縮時攝影相機,一開始是想打破只有少數特定專業人士才會使用的門檻,把縮時攝影相機變成傻瓜相機,擴大、普及應用,人人都能上手。」陳世哲說,「縮時攝影不單只拍花開花謝、日出月落或天體運行, 應用範疇非常廣泛。」

例如研發團隊中有人喜歡觀鳥,就利用動態感應偵測技術,結合影像擷取裝置,當鳥雀進入偵測範圍,相機就會瞬間啟動拍照功能,這項技術後來延伸被用來觀察野生動物及安控領域。

另外,團隊中有人喜歡種花,看到阿嬤為了紀錄花開景緻,成天守著傻瓜相機,因此動腦筋開發出可以定時拍照,並自動將照片處理成縮時影片的相機,電池效能長達4個月。

當快遞、外賣員按門鈴時,我們必須將眼睛貼在大門的貓眼上,才能勉強看到門外的訪客,於是團隊有人想到如何利用LCD螢幕來呈現貓眼的影像裝置。最特別的是新技術是外掛式,無須施工破壞大門,就能輕易改善長期以來查看訪客的痛點。

刹那化成永恆 紀錄精采絕倫那一刻

專攻縮時攝影的邑錡,在因緣際會下,也參與了多次歷史見證。

2016年春節,橫跨淡水河34年的忠孝橋正式拆除謝幕,過完年後,全臺民眾在電視上看到連續6天的龐大工程,被濃縮成6分鐘的紀錄短片,公布後立即引起廣大迴響。原來,邑錡配合臺北市政府及國家地理頻道,在全長將近750公尺的引道,架設10部縮時攝影相機,從各個角度拍攝怪手卸下橋墩、橋面的震撼畫面,精采留下北門重見天日的珍貴瞬間。

2015年酷夏,全臺遭遇有史以來最大乾旱,導致缺水危機。邑錡配合水利單位,利用縮時攝影相機,在日月潭紀錄「九蛙疊像」的罕見水位變化,22天每10分鐘拍一次,累積將近3000張照片,終於盼到潭水回歸747.5公尺標準水位,邑錡以濃縮成60秒的縮時影片呈現,提醒大家珍惜水資源。

2014年底,西伯利亞白鶴迷航飛到臺灣,落腳新北市金山,邑錡在金山區公所的委託下,在清水濕地利用縮時攝影,紀錄白鶴在臺過冬513天的奇幻旅程。

白鶴來臺作客喚起大眾對友善耕作、環境保育的重視,金山農地開始全面禁絕農藥施作。紀錄片拍完1年多,絕跡20多年的螢火蟲也重新在金山現身飛舞,讓史上首次的白鶴縮時日記,顯得格外有意義。

陳世哲打趣說,縮時攝影應用在一般日常生活,最受營建業工頭青睞,因工地必須隨時監控,防範偷工減料,考慮節省監督人力成本,縮時攝影相機發揮替代巡查的功能,達到省時、省力的目的。「縮時攝影不是有非買不可的剛性需求,但卻有分享商機、創造話題、互動交流的優勢,在可預見的未來,使用一定會愈來愈普及。」

堅持品牌創新 再創致勝奇蹟

2009年邑錡推出縮時攝影機時,正值MP3風行全球,很多人都不看好邑錡的產品,「跟風是臺灣人的通病,我堅持要走一條不一樣的路。」剛開始品牌知名度不夠,陳世哲跟國外貿易商洽談代理權時,竟被要求把品牌拿掉,但他堅信,只要品質夠好,一定禁得起考驗。「要發展出可持續性的產品與服務,一定要不斷推陳出新,相信臺灣品牌一定能讓全世界看到。」

陳世哲2007年底接手邑錡,以果斷的魄力,大刀闊斧整頓這家從資本額1400萬新臺幣,衰退至市值趨近於零的公司;8年後邑錡資本額已經超過1.87 億元,市值增長近20億元,取得5項商標及23項專利的智慧資產,企業價值不斷攀升。

儘管品牌之路崎嶇艱辛、顛簸難行,但陳世哲始終秉持「個人的成功是自身的成就,但團隊的成功才是個人真正價值」的座右銘,堅定地帶領公司團隊創新轉型升級,打造自有品牌Brinno從無到有的榮耀,不僅創下首家由創櫃板公開發行,並順利登錄興櫃、上櫃的成功典範,更躍升成為全球矚目的縮時攝影領導品牌。

資料提供:中華民國青創協會

160

67

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