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

HotSauce Tech 徐凱

【2017.05.02/新聞大聯盟特別企劃】

東西文化背景 成就未來創業優勢

徐凱的父親學生時期曾在中國度過一段顛沛流離的艱辛歲月,隨國民政府輾轉遷徙至臺灣,憑著堅強的韌性與意志力,先後於日本及臺灣取得雙博士學位,任教於輔仁大學法律系,成家後一家人生活安穩無虞。然而,對教育十分有想法的徐父,認為美國的學習環境更適合兒女成長,便毅然決然帶著尚在稚齡階段的徐凱移居美國,放下身段、捲起袖子,與徐母在美國東南方喬治亞州(State of Georgia)的小鎮定居,經營中式料理餐廳。

由於父母親從零開始打拚事業,為維持飯館生意生活相當忙碌,幼年時的徐凱只能委由外公外婆照顧,但一家人在感情上和精神上始終緊密相連,父母親對孩子的關心,更未曾因忙碌而稍減。「父母親對我們的教育方式雖然嚴格,但採取開放的態度,他們會給我們一些建議,但從來都不會阻止我們做自己真正想做的事。」

就是這樣的安全感,讓徐凱的成長歷程一路走來,都能夠充分展現自信開朗的一面,埃默里大學(Emory University)國際關係系畢業後,進一步在1997年取得喬治亞州州立大學(Georgia State University)工商管理碩士學位,求學之路順遂。

然而,身為黑頭髮黃皮膚的華人,為了在美國落地生根,積極融入西方社會自是無可厚非,但如何讓下一代能夠熟悉母語,兼容並蓄地理解華人文化的內在涵養,則是每對新移民父母重要的課題與挑戰。「我們居住的小鎮並不大,搬過去時我們是鎮上唯一的華人家庭,所以小時候我一直認為自己就是美國人,跟白人沒什麼不一樣。」但這樣的想法在徐凱長大後,卻產生180度的重大轉變。他發覺父母親從他幼年時期就堅持在家必須講中文,灌輸中式傳統觀念,終究在潛移默化之下,給了他與周遭西方人不一樣的人格特質。就讀大學一年級時,他移民後第一次回到臺灣,「飛機落地之後,身邊充滿講國語的人群,大量的華人日常文化、臺灣風俗民情,紛紛真實地呈現在我眼前,我才驚覺好像終於找到真正的『根』。」

於是,徐凱帶著這份內心的感動回到美國,不僅愈發自信於中西方文化兼具的成長背景,也愈發積極地閱讀中國文學、典籍、詩詞等,乃至於能夠適度將不同文化性格,運用在多重的生活角色中,進而在未來的創業歷程裡,幫助他立足美國市場,同時放眼亞洲、布局全球。

破產公司獲重生 營收成長17

徐凱的創業脈絡,起源於碩士畢業後進入普華永道投資銀行部擔任總監(Director),負責融資收購、公司合併、IPO交易等工作,爾後隨著年資和經歷增長,逐漸專注於為全球財富前500強客戶收購新創企業,投資領域遍及網路、銀行、生物醫療等產業,交易金額從3500萬美元至27億美元不等。

2000年,徐凱決定將多年的職場歷練,轉化為創業動力,毅然揮別薪資優渥的工作,投入1200萬美元創辦一家創業投資公司「Hsu Investment Partners, HIP-Ventures」,專門媒合網路及軟體業的早期創業者與天使投資人,而當年HotSauce Technologies旗下的POS軟體公司,即是HIP-Ventures其中一項投資標的。

2008年,美國爆發金融危機,當時HotSauce Technologies創辦人面臨巨大的財務壓力,因固執己見,完全無視於創投團隊的建議,最終以錯誤的決策導致公司破產。由於父母親經營中餐館,讓徐凱對餐飲業需求也有更深層的體會,當時POS系統在美國已是相當成熟的產業,他也相當看好POS系統作為載體,結合多元服務及金流功能,將可大幅提升餐廳營業額及降低經營成本的前瞻性,2010年邀集3位好友,從聯邦破產銀行購入HotSauce Technologies的所有知識產權,組建為新的公司,徹底整頓,重建客戶對公司的信任,消弭破產對品牌形象的傷害。

經過2年的努力,公司運作總算重回正軌,自2012年後,年營收更以每年80%~115%的速度飛快成長,HotSauce Technologies也從初期7名員工,年營收100萬美元的小公司,搖身一變,成為業務遍及全美31個州,並在歐洲、中國上海、臺灣臺北設有研發中心及辦事處,年營收突破1700萬美元的跨國型企業。

以創新差異化 搶下市場領先地位

HotSauce Technologies目前在美國與Micro Systems和NCR兩個在納斯達克上市的企業,並列前三大First Tier餐飲POS系統供應商,成立以來已為數千家餐飲及零售企業提供POS系統和ERP(Enterprise Resource Planning)解決方案,目前也擁有多項自主知識產權的軟體產品,市占率在美國喬治亞州及芝加哥居於領先地位。

和大多數科技公司一樣,徐凱近幾年也深切感受到競爭對手愈來愈多,市場環境變化異常劇烈的危機。眼見同業紛紛面臨利潤減少和顧客流失等問題,不得不削減成本導致服務品質下降,也讓他更積極透過創新解決方案,因應市場驟變的挑戰。

首先,公司以持續創新避免淪入價格戰,內部高度重視研究與開發投資,企圖以最新技術創造具差異化的產品來取得市場領先地位。因此,目前除了持續豐富產品ERP的各項功能外,更力求在傳統的管理和數據分析之外,為客戶提供新的技術工具。2016年6月甫推出架構於雲端技術的移動POS系統,可綁定HotSauce Technologies自行研發的信用卡清算服務,未來可內建人力資源管理應用程序,協助企業客戶有效降低成本、增加管理效率,期以更多元的功能內容,讓客戶對公司產品產生更高黏著度的習慣與依賴。

有別於大部分市場競爭者面對微薄的市場利潤,往往選擇為顧客提供DIY類型的解決方案,HotSauce Technologies則選擇將60% 的客服業務,轉移到南美洲的英語系國家,以較低的人力成本持續為客戶提供優質服務。「不論科技如何日新月異,客戶服務是最貼近顧客的一項企業行為,直接關係著企業的成敗,因此這是絕對要鞏固品質的項目。」

此外,HotSauce Technologies也首創與擁有成熟銷售網絡的非POS公司跨界合作分銷模式,目前合作的夥伴企業有信用卡業務及瓦斯、電力等公用事業公司。這種合作模式有效利用代理商現成的銷售通路,也能讓代理商從交叉銷售中實現最佳獲利,是個雙贏的戰略分銷關係模式。目前HotSauce Technologies在北美有超過5000個代理經銷商,未來也將持續擴大經銷據點,預計未來3年內,透過更多的戰略合作夥伴,公司在北美市場,將擁有超過10000個銷售代理商的分銷網絡。

愛才惜才 視員工如家人

當初讓HotSauce Technologies起死回生的是徐凱,但後期公司規模得以高速成長的關鍵,他則歸功於内部團隊的專注和奉獻。他笑著說,對軟體外行的他,最重要的工作,就是「Bring good people」。

為了持續優化公司系統,必須取得更精良的技術支持,才能為使用公司POS系統的餐廳,創造如虎添翼的綜效,因此求才若渴的徐凱,也以入股及高分紅等條件,大力網羅人才。「我們目前的CTO(Chief Technology Officer),是我的多年好友,先前任職於美國頂尖軟體公司,我足足花了3年時間三顧茅廬,才終於讓他點頭,薪水雖然不到先前工作的一半,但高持股讓他如同合夥的創業夥伴,為公司打拚,也等於是為自己的事業打拚。」

此外,員工的職能成長,也是徐凱相當重視並樂於投資的部分。不同於傳統POS行業向來雇用有IT背景的人員負責銷售業務,HotSauce Technologies轉而僱用有餐飲從業經驗的人才進行銷售培訓,「這群銷售人員既了解餐飲商業流程,又懂營銷和技術,可以為客戶提供高水平、專家顧問級的銷售說明及售後服務。」徐凱也不惜將員工送至菲律賓等其他國家交流學習,讓每位員工最終都能成為最值得信任、最適合該職位的頂尖人才。

當然,在職能之外,與員工的情感交流也是徐凱相當重視的人力管理環節之一。「我最驕傲的是,我和員工相處真的就像一家人。」擁有中西文化背景的徐凱將臺灣職場文化帶進公司,推動一般美國企業不會舉辦的員工家庭旅遊,儘管剛開始美籍員工並不習慣,但隨著年年舉辦累積下來的許多美好回憶,員工彼此間的話題增加了,感情也更加緊密,對公司的向心力與認同感大幅提升;另一方面,他也將美國文化帶進上海的研發中心,在下班後總是輕鬆和員工一起吃飯、閒聊話家常,和緩華人社會重視職級、制度嚴謹、節奏緊張的職場氣氛。「我希望員工可以感覺進入公司,就如同加入一個Club,能夠同時擁有同事、朋友和家人。」

夫妻互補 公司財務穩健

相對於在市場和創新策略上的超前,HotSauce Technologies的財務政策謹慎保守,財務結構穩健,操持公司財務的幕後功臣,現任財務總監,就是徐凱的創業夥伴及人生伴侶-徐葉晴。徐葉晴是中國成都人,在公司成立之初便加入經營團隊,放棄前公司提供至香港擔任要職的機會,與徐凱攜手打天下。2年前結婚後,她也成為徐凱事業和生活上最不可或缺的精神支柱。「我太太的個性和我相反,在事業上,我總是勇敢往前衝,想大刀闊斧去做,學財務的她卻務實謹慎,總是提醒我必須在有限的預算下規劃。」徐凱大笑說,「我常開玩笑,她在公司最重要的任務,就是對我說NO !」

因為有妻子擔任公司財務的守門員,HotSauce Technologies目前除了正常應付費用外,並沒有任何負債。而今年起,徐凱正著手申請貸款,計畫將30000英尺的辦公園區,改建翻新成科技育成園區,並已算準未來租金收入將遠超過貸款的每月按揭還款量。「我太太對現金流和財務狀況的協調掌控,讓我可以心無旁騖發展公司業務。」創業至今,他除了特別感恩最初一起創業的投資人外,更感謝妻子數年如一日的理解和支持。

傳承外公精神 協助華裔家庭

從小和外公外婆關係緊密的徐凱,為了紀念去世的外公,在2012年成立「徐氏基金會」,與美東南玉山科技協會聯手推出表彰優秀華裔青年的藏伯駒、孫健斌獎學金,每年給予2至3名優秀華裔青年學業上的獎勵或經濟上的支持。

徐凱形容記憶中的外公,不論對家人或是朋友,總是樂於付出,「印象中外公身邊的老朋友、老同事都對他十分尊敬,他總是有什麼就跟大家分享, 大家也十分感念外公曾給過的幫助。」成立基金會,就是希望外公樂善好施的精神永續傳承,期望能幫助更多在美國處於弱勢的華裔家庭,度過經濟上的難關,子女能接受更好的教育。

做自己喜歡的事 就是成功人生

「創業至目前為止並沒有遇到什麼太大的挫折,自然也不覺得創業這件事特別困難。」徐凱樂觀豁達、勇往直前的個性,讓他不曾把創業過程中遭遇到的不順遂,當成是創業的「困難」或「挫折」,而是當成一道道「問題」去解決,「我自己解決不了的,就拋給團隊一起思考,不會給自己太大壓力。」

甚至一開始創業,成功失敗與否都是未知數,他也天真地告訴自己,「反正天塌下來,有高的人頂著!」面對不願他放棄高薪工作的父親,則以李白《將進酒》中的詩句,「天生我才必有用,千金散盡還復來」,表達自己對於創業成敗的瀟灑與自信,也讓父親明白創業才是他的人生志向,態度也轉為支持鼓勵。

一路走來,從投資新創企業到自己投入創業,徐凱認為僅管現在大環境不景氣,競爭激烈,創業仍然是一件值得鼓勵的事,「年輕人創業,社會才有創新!」只可惜創業需要的是全方位的能力,「感覺時下一些年輕人好像很容易還沒有ready,就急著想創業。」他建議有意創業的人先想想自己,「憑什麼能成功?」相關經驗具備了嗎?所需資源齊全了嗎?心態上準備好了嗎?都是需要在創業前必須反覆思考、捫心自問的問題。

徐凱的創業心法來自於外公經常掛在嘴上的口號,「樂觀奮鬥、膽大心細」,「創業應該是把自己喜歡的事努力做到最好,而不是成天想著要怎麼成功,因為,誰能定義什麼是成功呢?我認為只要對自己的生活滿意, 正在努力做的事能帶來成就感,就算成功了!包括從創業失敗中獲得的人生經驗,都算是成功的一種。」

資料提供:中華民國青創協會

153

29

11